少女高清视频

《奴场上的奴姬》(七)虐乳体验

“主人,这是从东方帝国带来的特产葡萄酒,还有这些纯手工精制的工艺 品,苏伦特大人说你一定会喜欢的。”拉米娅跪在奴隶主脚下,就像一个温顺的 小猫一样服侍着她的主人喝酒。“苏伦特那家伙真是明白我的喜好啊,不愧是我的知心朋友。”劳伯斯大笑 起来,他对这位好朋友的礼物非常中意。“苏伦特大人还有一句口信要传达给你。”“是什么?”“一切就如计划般顺利。”拉米娅用她最甜美的语气念出了这句话。“哈哈哈哈,这可太好了。”劳伯斯高兴地开怀畅饮起来。“真是该祝贺呢,主人。这边的进展也很不错,托琳蒂斯的福,已经有二成 的商人和佣兵团体表达出了愿意支持我们的意向,相比起以前进展真的是很快 呢。”“没错,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是我们最好的招牌,坦白说琳蒂斯的诱惑力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单是这几天我就收到了来自教会和商会的数封订单,另外 几个佣兵团也有意向邀请我们美丽的公主去表演。”“那简直是太好了。”拉米娅残忍地笑起来,“快把琳蒂斯送过去吧,这样 离主人的计划就又进了一步。”“不。”劳伯斯摇了摇头,“我拒绝了他们。”“为什么?”不解和失望写在拉米娅的脸上。“他们都是群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暴虐之徒,过于密集的性交会让琳蒂斯的身 体贬值。而如果就像现在这样,间歇性的表演则会让他们欲壑难填。他们越想 要,却得不到的话,我们从中谈判所周旋的余地就越大。”“可是这样就太便宜那个公主了。”拉米娅狠狠的说。“拉米娅。”劳伯斯忽然变了个语气,声音冰冷。“我知道你恨琳蒂斯,恨 不得将她推向地狱。但是我要警告你,她是我们相当有用的一个砝码,如果你擅 自行动把她弄坏了的话。哼……我想你知道后果。”“是,是。我下次不敢了,主人。”拉米娅不甘地垂下头,向主人乞饶。“你最好牢牢记住自己的身份,最近你擅作主张的情况越来越多了。”劳伯 斯凶狠地托起拉米娅的下额,然后握紧提到半空中。“是,是的。我知错了,请饶了我吧。”拉米娅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害怕,她 知道自己主人的手法,害怕自己又被送回到那个监狱,回到那个绝望和痛苦的地 方去。“哼,算了。”劳伯斯松开手放下女人,“你知道自己身份的就好。对了, 那个新买来的女奴,和琳蒂斯关系很近的那个,叫什么来着。”“是伊利娅,主人。”拉米娅倒在地上,连喘息的时间也顾不上就立刻爬过 去服侍她的主人。“那个女孩,暂时没有查出来她的来历吗?”“是的,还没有。主人。”“我没有兴趣等了,过一会把她带到拷问室去。让人好好的审问,她这样的 女孩子经受不了几下的,马上就会招供了。”“是的,这就去办。”拉米娅站起身正准备离开。“哦,我还想起来一件事。”劳伯斯叫住他的奴隶,“把劳伦特留下的那个 女人带过来。”“妮娜公主?”拉米娅询问。“是的,我那亲爱的朋友是个留不住兴趣的人,玩弄了几个月之后,很快他 就对那个叫妮娜的女人失去了兴趣,临走时对她进行了最后一场凌虐。之后呢, 他就把她留给了我。我告诉你,现在那个以王室的尊严和骄傲的二公主已经完全 崩溃了,现在她希望成为我们这边的人了。”“怎么回事,是什么让她有如此的改变?”拉米娅不明白。“是愧疚,事实上苏伦特好像从中施加了一点暗示,让她以为从中策划凌虐 自己的也有阿塞蕾亚人。”“这怎么可能?傻瓜都不会相信。”“但是这位妮娜公主却相信,当然并不是说她很蠢,事实上更确切的说是她 逼迫自己相信。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阿塞蕾亚的事情, 所以她必须要找到理由为自己解释,就像现在这样。并不是自己背叛了别人,而 是他人背叛了自己。如此她才能对他们恨之入骨,因为这才能帮她找到平衡,为 自己开脱。嘛,无论看起来多正直的人,自我批评这种事情从来只会出现在无关 紧要的小事上,在危急事刻,保护自己和自己那可怜的面子才是大多数人的本 性。”“但是,苏伦特大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才能让妮娜公主如此绝望,觉得自己 对不起自己的国家了呢?”“你猜呢?对一个以王室血统延续为骄傲的传统女性,什么样的凌辱才能让 她产生这样的变化呢?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吧。”劳伯斯得意地笑起来。************“嘛,就继续维持这个表情吧。”劳伯斯笑着退后几步,贪婪地看着眼前的 诱人身体,“知道吗,你拼命咬着牙忍住痛苦的表情对我来说是最高的享受。”琳蒂斯就这样被吊在半空之中,长长的秀发早就因为汗水而纠结在了一起, 散乱地披散在了双肩之上。劳伯斯走上前,用手分开了挡在女孩脸额的头发,仔 细端详着那清秀端庄的脸庞,欣赏着那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的脸庞,得意地笑了 起来。琳蒂斯就这样被双手交叉吊在头顶,修长的双腿也被吊离了地面,分别系在 两端的木桩之上。但最惨忍的则是公主两只丰满的乳房,分别被用粗绳无情地从 根部紧紧地扎住,身体斜躺着。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饱受摧残的双乳之上, 哪怕每一次轻微的晃动都让可怜的女孩痛不欲生。劳伯斯慢慢欣赏着,琳蒂斯秀美的小嘴此刻微张着只能发出断断续续呻吟 声,听起来软绵无力,原本如蓝宝石般明亮的眼神此刻也早就失去了神采,泪水 在眼眶里打转,但女孩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看到如此模样的公主,劳伯斯感 到下面又硬了起来。“真是太美妙了,真希望你能看见自己的模样,多么地惹人怜爱啊,让我更 加不自觉得想要凌虐你,琳蒂斯,你真是勾引男人的天才。”琳蒂斯喉咙里发出些许的呜咽声,像是在拒绝对方的形容。“看,其他人也在看着你的呢。好了,我马上来让你显得更美丽一些。”说 罢他抓起一根束在木架齿轮上的绳子,随着绳子的拉伸,女孩整个人也在慢慢往 上升,很快乳房就被勒得充血红肿起来。“看吧,女人的身体就是如此的神奇,只凭两只乳房就能支持着整个身体的 重量,就像这样!”劳伯斯边说着,突然毫无预兆地放开了握着绳索的手。失去 了力量的绳索随着齿轮的转动声迅速下坠,女孩整个人也同时往下掉,然而就在 接近地面的一瞬间绳索到达了极限,巨大的反冲力让捆在乳房上的绳索迅束收 紧,深深地嵌在了红肿的乳根之下。“啊啊啊啊啊啊!!!!!!!!!!!”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尖叫,琳蒂斯 整个人身体猛得一颤,头部重重地向后仰去,金黄的秀发披散在空中形成了一道 炫丽的黄花。“她终于忍不住尖叫了,好听,真是悦耳啊。”一旁的看客忍不住称赞道。“再看一次,让她再叫一次,这次要让她更大声的尖叫。”人们如此建议。“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无论她怎么哀求,整个人还是被吊上 半空,而且高度比之前的还要高。然后,绳索又被放下,只不过这次下坠得更 快,更突然。琳蒂斯整个人又一次重重地掉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只能听到粗绳和木桩的撞 击声。至于可怜的女孩,只见她仍然后仰着头浑身抽搐,但双目直直地向外睁 着,没有了半分的神采。而同时嘴巴也大张着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剧烈的痛楚已 经让公主失去了尖叫的力气。“哦,你真是令人失望呢,琳蒂斯。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其它的方法来让你 尖叫。”劳伯斯笑着从一旁的拉米娅手上接过一个大碟子,只见碟子上布满了大 大小小的各种长短不一的钢针。旁观的人们看着被吊在半空中,乳房充血红肿的公主,所有人心领神会地笑 了起来。“这是一种非常好玩的游戏,而且绝不惨忍。我们只要让针尖刺入可爱的公 主那对诱人的双峰上就行了,这或许会让她流一些血,但只是一点滴而已,绝不 会伤及她的身体。但却会带来无以伦比的痛楚感,相信我,这一次她一定会尖叫 的。”“哦,不,求求你,这样这样,我会疯的。”巨大的恐惧袭上她的心头,琳 蒂斯甚至顾不得乳房上的痛楚,一个劲的直摇头。“对,就是这种表情。虽然及不上之前强忍痛苦的模样,但这也别有一番美 感。无助、柔弱、恐惧,这种凄惨的美感同样让人心动,我都忍不住了。”劳伯斯说完就拿起一根最长的钢针走上前来,他狞笑着盯着眼前可怜的女 孩。看着她哀求的眼神,一手托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拿起钢针用针尖无情的刺 进了滚圆的乳房。公主眼睁睁地看着钢针一点一点慢慢进入自己的身体,直至完 全没入乳球之中,然后再慢慢地从底部穿出,出来的时候银色的针尖还带有一滴 鲜红的血珠。琳蒂斯张大了嘴,她想尖叫,却又叫不出来。“很精彩,但她为什么不叫?”有人提出异议。“因为她太害怕了,害怕得叫不出来。但不要紧,这一切只是为了让她叫得 更响亮,更动听。”劳伯斯一面解释,一面又拿出一根同样长度的钢针,然后在 另一个角度再一次扎进了公主的肉球之中,然后伴随着鲜红的血珠从雪白的肉球 下方穿出,与先前的钢针呈十字交叉状。“好了,示范就是这样了,大家也可以接着试一下。”劳伯斯摊了摊手,看 客们喜出望外,他们争抢着冲到琳蒂斯面前,然后举起钢针狠狠地朝饱受摧残的 乳房上扎下去。一根又一根,即使闭着眼睛,公主仍然能感觉到自己原来健康丰 满的乳房被无情的尖针扎成一个肉淋淋的肉团。她只有紧紧地咬着牙关,拼命忍 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巨痛,直到所有的长针被扎完为止。看着公主被扎成一个刺猬模样的右乳时,所有人并没有满足。他们把目光投 向了还没有被蹂躏的左乳。“再拿点长针过来,还有这个乳房没有被扎过。”人们大叫。“嘛,别这么急啊,各位。另一个我们可以换一种玩法。”劳伯斯拿起短小 的那种针头,“这种针扎起来同样很痛,但不会带血,不过最关键的在于它可以 扎很多针,很多很多。”说罢他拿起小针慢慢地将针尖移动到乳头处,然后小心 地,慢慢地刺了进去。琳蒂斯惨叫着,喘着粗气。她想挣扎,又不敢挣扎,因为这会让已经接近极 限的乳房更受摧残。劳伯斯笑着,将小针最后的部分也刺了进去,直至末端的圆 柄。“好了,大家也请试试吧,针有足够地多,可以让大家尽情扎满。”劳伯斯 笑着宣布。“太好了,不过扎完之后我们可以操吗?”有人这么问。“当然,而且大家可以不拔出尖针,握住她的乳房来操,这很刺激不是 吗?”所有人欢呼了起来……“你终于醒了?”劳伯斯看着几乎是被搀扶进来的琳蒂斯,嘲笑道,“知道 嘛,昨天你被放下来之后就马上晕了过去,就这样光着屁股睡到现在。”拉米娅仍然腻在她的主人身旁,侍奉着他。“你还想对我做什么?”琳蒂斯低着头,她不敢看奴隶主。“嗯,还没想好。昨天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而已,坦白告诉我吧,你所知道的 真相。”“你是指什么?”琳蒂斯不解。“别装傻了,你是不是觉得昨天的游戏不过瘾想再来一次?”劳伯斯哼了一 声,“当然是指你的小朋友,那个叫伊利娅的女孩。”“她只是我的童年玩伴而已。”琳蒂斯重复。“是吗?看来你很确定,那么我也就不强求了。去和你的小朋友见最后一面 吧,不然恐怕你们永远也见不她了。”“什么意思?”“很简单,我想要挑几个上好的女孩送去军营当军妓,她就是很好的货品。 嘛,你也知道,塞拉曼这个国家是怎么运作的,佣兵团是我们最大的主顾,这可 是怠慢不得的啊。”“但是,但是……”琳蒂斯恳求她的主人,“她太柔弱了,不适合那里,会 被佣兵们撕成碎片的。”“这我可管不着了。”劳伯摊了摊手,“我没有必要为一个平民做出什么浪 费,但如果她有什么高贵身份的话,一切就不一样了。”劳伯斯的意思很明白。公主显然听清楚了奴隶主语中的含义,她垂下头沉思 着,良久良久才抬起头来,“她是我的表妹,我们王家的一个旁支。”“叫什么?”“伊利娅·史纳尔,我们提纳尔王家的旁支,世世代代驻守在我们国家西 边。”“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因为我们国家本来就不大。”“她是一位公女?”“你可以这么认为。”琳蒂斯抬起头,怯生生地看着奴隶主,“我已经说实 话了,她是我妹妹,你能不能放过她?求求你,只要你放过她,我一定会听你的 话的。”“你本来就没有其它选择,忘记了吗?”劳伯斯和拉米娅交换了一下眼神, “不过这或许是个比较不错的提议,我对那个女孩没有性趣,留下来能让我们可 爱的蓝宝石公主更听话倒也不错。”“这么说来,你同意了?”琳蒂斯抬起头,试着想向他眼中读出些什么。“当然……”劳伯斯忽然大笑起来,“不同意!”“为什么?”琳蒂斯浑身一颤。“真是令人惊讶,或者说是精明啊,琳蒂斯公主。你的演技真的很好很好,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猜出我们行动的,今天早上我对那位小姐进行了拷问,得到的 答案也是这一个。口径是如此的一致,若不是那个人的话,或许我真的就这么信 了。”即使是劳伯斯也忍不住赞赏起来。“那个人?是谁?”“好了,妮娜公主,是不是该出来和你妹妹见见面了?”随着劳伯斯的两下 拍手,一个让琳蒂斯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姐姐,妮娜姐姐?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琳蒂斯忍不住惊叫起来。“怎么?看到我很吃惊吗?还是因为我破坏了你的好计划?”妮娜冷冷的看 着自己的妹妹,她的双眼中带着仇恨。“琳蒂斯公主,你知道吗?你亲爱的姐姐现在已经站到了我们这一边。”“不,这不可能。告诉我不是真的,姐姐。”琳蒂斯拒绝承认这个现实,但 当她看到姐姐那冰冷的眼神时,心沉了下去。“来,妮娜。把你知道的真相告诉我们吧。”“那个女孩不是什么普遍的镇民,我们家族的确有一个旁支叫史纳尔家族, 但她同样也不是我们家族的人。她的全名叫伊利娅·法拉斯,西方同盟军中核法 拉米娅王国的第一公主。”妮娜抬着头,冷笑地看着琳蒂斯,“同时也是布雷斯 特王子,雷恩的恋人。”琳蒂斯头低了下去,沉默着。“我该相信哪一位呢?”劳伯斯端详着两人的表情,“看起来妮娜的表述更 有说服力一些,然而据我派出的人回信,法拉米娅第一公主的确在雷恩王子当众 拒婚之后失踪。但是半个月之后这位失踪的公主却又回到了她所在的国家,并担 当了神殿司仪的工作,这是所有人都能见证的事实,这又是怎么回事?”“这,这……”妮娜似乎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是,我发誓我绝不 会认错的。”“姐姐,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变得这样!”琳蒂斯哀怨地看 着她的姐姐。“住口,琳蒂斯,不要再叫我姐姐!我和你以及你们国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了。”她吼回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啊!!!!”眼泪在琳蒂斯的眼眶里打转, 她已经失去了父亲母亲和哥哥,现在不想再失去这世间最后一个亲人了。“因为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整个阿塞蕾亚王家,恨不得让所有人下地狱!” 妮娜的咆吼声越来越大。看着已经完全歇斯底里的姐姐,琳蒂斯的心沉到了谷底。“好了。”劳伯斯拍了拍手,“你们两个的争执我没有兴趣,我现在只想知 道那个女孩的真实身份。目前来看,妮娜公主的话并没有足够的事实能够证明, 而琳蒂斯这一边呢……或许你是真的,但更确切的说史纳尔家族在你们阿塞蕾亚 都城被攻陷之前就已经灭亡了,我们现在已经无可为证。”“妮娜的话是错的,但并不代表你说的就是真话。”拉米娅补充。“不,琳蒂斯在骗你们,我说的才是真的。”妮娜连忙为自己辩解。“那我该怎么证明自己呢?”“没有办法。”劳伯斯看着琳蒂斯铁青的脸庞,满足地笑了起来,“不过你 说过你很爱你的那个表妹吧,那么你至少有机会证明一下你对她的关爱不是假 的。而伊利娅公主是那个雷恩王子的许婚人,然而据我所知王子之前真正的婚约 者则是你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你会对乘已之危夺走自己爱人的女人仍然怀有怜悯之情 吗?““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琳蒂斯仍然低垂着头。“方法很简单,我这里有一条很有趣的消息,塞拉曼的奴隶们最近在策划着 一次叛变,而其中一位组织者就是你们阿塞蕾亚人,而且还是跟随你的那批人之 中的一个。”劳伯斯挑了挑眉毛,“我想你该明白我的意思吧?”……琳蒂斯垂着头,考虑了很久。“是的,不过你会发现我做得更绝,我会杀死那个男人。”女孩坚毅的眼睛 里闪烁着泪光,“而且是在我的国民们面前。”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