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高清视频

《奴场上的奴姬》(二)处女丧失

(二)处女丧失 冰凉的匕首就这样放在自己面前,琳蒂斯甚至可以感觉锋利的刃面所散发出来的丝丝寒意。自己只要上前一步就可以它那冰冷的刃面刺进那个丑恶男人的胸膛,或者用来了断自己。然而公主紧盯了很久,终于还是垂下眼皮,放弃了这个荒唐的想法。一时的冲动有毁掉所有的可能性,她很明白这一点。奴隶主劳伯斯正眯着眼睛看着内心挣扎的公主,他点了点头很满意对方的选择。“阿塞蕾亚的蓝宝石公主一直以聪慧著称,似乎还不算太假。”直到现在,琳蒂斯才真正仔细看清了眼前主人的象。充满油脂的肥腻肌肤,庞大而臃肿的圆桶形身材配上那毫无格调可言的金钸服装,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暴发户形象。特别是那双眯起来就像圆珠一样的小眼睛,每次被它盯着琳蒂斯就感觉全身发毛,忍不住缩起身子。想到以后必需一直服侍这一个肥猪一样恶心的男人,公主就感到头晕目炫。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讲,公主却又打心里期待这个男人就像他外表一样愚蠢,这样她才会有机会。“你在想些什么?我猜你是在思索如何逃出去的方法。”劳伯斯斜躺在床上,用他那双可以强奸人的眼睛在公主美妙的身体上游动。“哦,不……不是。”琳蒂斯忍不住缩起身子,她实在受不了这样强烈的视 奸,“我在想今后应该怎么办?”“记住,你现在只是一个奴隶,婊子。一般来说一个女奴想要得到好一点的 待遇的话,她们通常会努力用自己的身体去取悦她的主人,献媚于她们的主人。 但是你不一样,你是阿塞蕾西的蓝宝石公主,那么显然应该享受不同的待遇。”“什么意思?”公主听不明白。“很简单,我会为你准备许许多多有趣好玩的游戏和活动。你是皇室的公主 吧,是不是整天呆在皇宫呢,那么我会把你送给商人、士兵、神父,海盗还有和 你一样的奴隶去玩弄,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简单呢?你只要一心一意地去完成 任务就行了。”琳蒂斯公主几乎要晕了过去,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为什 么要这么做?”她的语气在颤抖。“为什么?奴隶主玩弄他们的女奴需要理由吗?太好笑了琳蒂斯,看来你不 像传闻中那样的聪明嘛,狼为什么要吃羊?这需要理由吗?”劳伯斯嘲笑着眼前 的女孩,“嘛,如果你实在需要理由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我劳伯斯是个 彻头彻尾的快乐主义者,我所作的一切只是为了玩的高兴,这个理由足够了 吗?”琳蒂斯的心沉了下去,看来对方不仅是个无耻之徒,还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疯 子。“过来这边。”劳伯斯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公主叹了口气,她明白自己该做 什么了。琳蒂斯咬了咬牙走到肥胖的奴隶主面前,然后低下头跪在地上。女孩看 着男人胯下坚挺起来的阳具,这是多么巨大啊,可怜的公主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 庞大和坚硬的肉棒,她颤抖着双手慢慢掀开劳伯斯的裤子,顿时一股扑面而来的 腥臭把公主吓了一跳,她反射性地双手用力一推,整个人后退坐在地上。“我想你可能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啊?”奴隶主笑着盯着女孩,眼里没有丝 毫的怒气。但这种笑里藏刀的表情让公主更觉得不寒而栗,“当然了,我可是很 大度的,我还会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过你好像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啊。”“啊,是的……主……”琳蒂斯低下头,颤抖地继续说完,“是的……主… 人……”声音几乎小到听不见,不过当她恐惧地看着劳伯斯时,对方似乎并不太 在意。于是公主只能继续爬到奴隶主的胯下,她慢慢地将不断发抖的双手握住对方 的巨大肉棒。“好热,它在发烫。”公主心想,这是她第一次正面接触男人的性 器官,从前即使是和自己的末婚夫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 过,那是一段纯洁清涩的恋爱,双方都没有跨越过雷池半步。口交对于年轻的公主来说也是第一次经验,男性生殖器官的强烈气味让女孩 一阵眩晕。琳蒂斯好不容易才定下神,她慢慢张开嘴试图吞住主人的肉棒,但刚 刚碰触到龟头的女孩就惊恐地发现这实在是太大了,她刚想缩回去,但看着劳伯 斯的眼睛就马上妥协了。她狠下心闭上眼睛将奴隶主的肉棒一口吞下,但那真的 太大了,仅仅吞下了三分之二的肉棒,琳蒂斯的口腔就已经被填满了,坚硬的阳 具直直顶在了女孩的喉咙口,让她呼吸都喘不过气来。“含下去,记住不准拿出来。琳蒂斯公主,你要想办法让我为兴奋起来。” 奴隶主命令道。对于其他女人或许很容易,但对于从没如此接触过男性的公主就无比困难 了。一开始她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做起,只是笨拙地上下反复套弄。不过在奴隶主眼神的威胁下,恐惧反倒是激发出了公主的潜能,她开始学会 留出一小截阳具,然后用双手慢慢抚摸,同时舌尖抵在龟头上不断刺激。终于, 胯下的奴隶主放出了一阵阵享受似的呼声,然后一股浓厚的精液洪水一般涌进了 公主小巧的嘴巴里。可怜的公主当场就被呛得直翻白眼,大滴大滴的液体从嘴角 处流下,滴在了地上。“全部吞下去,不准吐出来,地下的也给我舔干净。”听到命令的公主眼泪 直打转,虽然经历过战场上的生死,但如此羞辱的行为让她太难以接受了。那种 粘稠的腥臭感让公主忍不住去死,她像吞毒药一样挣扎了半天才勉强吞下嘴里的 精液。然后哭着一点一点舔吸奴隶主肉棒上的残渣。“还有下面。”劳伯斯残酷地指了指地上的精液。“是,是的,主人。”琳蒂斯刚想站起来,却被奴隶主狠狠地踢了一脚。“就这样趴着,我要你像狗一样舔干净。”“你会下地狱的!你这个恶魔!”公主哭着骂道。“谢谢,我很乐于接受这个称号。”奴隶主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正当可怜的公主红着脸努力舔食残留在地上的精液之时,房间外的门突然被 打开,两个人影突然出现地门口。“琳蒂丝,你在干什么!快站起来!”一个惊恐的女声叫起来。“姐姐?妮娜姐姐?”琳蒂斯触电一样抬起头来,看见本该逃走的阿塞蕾亚 第二公主,妮娜提纳尔正站在门口,用一种不愿相信的眼神看着自己。“哦,不……”琳蒂斯这才意识以自己的形象,光着身子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舔食着男人的精液,甚至嘴角上还留有精液的痕迹,她连忙弹起身子用双手掩住 胸前。被自己亲姐姐看着如此的模样,女孩简直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琳蒂丝,你怎么能这样!你是我们阿塞蕾亚的公主,难道你忘记我们家族 的骄傲和自尊了吗?”“不,姐姐……我……哦……其实……”琳蒂斯完全被又羞又气的姐姐乱了 方寸。“看来这位美女就是我们琳蒂斯公主的姐姐?长得也挺不错的嘛,你果然把 她们姐妹带来一起了,果然是我的心之友啊。”劳伯斯笑着举起酒杯向门口的高 瘦男人示意。“当然,你心里有什么点子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听到你在会场上天价买下蓝 宝石公主我就知道你又想玩什么了,这不,我就马上把她姐姐给带来了。”男人 笑着随手拿起了桌上的酒壶一饮而尽,“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对俏丽的姐 妹花应该是那个阿塞蕾亚最后的王家血脉了吧,似乎挺有趣的。”“你的消息过时了哟,阿塞蕾亚三天前已经被血锤军完全摧毁。她们的血统 已经没有什么政治意义了。”“不,你们错了。无论遭受怎么样的打击,我们阿塞蕾亚是绝不会倒下 的!”妮娜大声地打断他们。“姐姐……”琳蒂斯看着她,姐姐从小就是这样,把王家和荣耀的骄傲看得 比什么都要重。“哦?真是喜欢信口开河的公主啊。那我真是很有兴趣想知道你能怎么做 呢,阿塞蕾亚最后的血脉只剩你们两个了吧。指望同盟军,哈,骄生惯养的大小 姐,恐怕你不太关心政事吧,那群可怜的同盟军早就被帝国军杀得节节败退,自 顾不暇了呢?他们有什么能力和责任来救助你们国家……”“这……”妮娜似乎有些语塞,然后有些不甘心地看了一眼,“会有的,我 相信一定会有什么人来救我们出去的。”“不会,我敢肯定。”劳伯斯大笑起来,“当然等我们把你们玩腻了,操烂 了,从公主变成母狗之后或许会考虑把你们扔出去。”“不,绝不会,阿塞蕾亚的骄傲会永存于我们心中。”“哦,真是个倔强的公主呢,可是你妹妹呢?”“姐姐……我……不是……”嘴角的精液还没有擦干劲,琳蒂斯就像做错了 事的小女孩一样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姐姐。“琳蒂斯,我只希望你记住,你是阿塞蕾亚的公主,有些东西是比生命还要 重要,这是不能抛弃的。”妮娜就像训斥一样看着琳蒂斯。“嗯……但……”琳蒂斯有些不知所措,她紧张地回头看着自己的奴隶主。“很遗憾啊,高贵的小姐,你的妹妹好像不是这样想。”“琳蒂斯,我简直不敢相信……”妮娜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妹妹。“不,我不知道,求求你们别再说了……”琳蒂斯拼命摇着头,她不敢看任 何人。“琳蒂斯公主会听我们的,事实上她已经答应下午就进行她的破处仪式,还 是在公众面前。”劳伯斯狞笑地看着不知所措的公主,可怜的女孩被夹在中间, 好像要疯了一样。“破处?哦……不……”在公共场合对自己破处,这又是一记重击,女孩头 脑顿时一片空白。“琳蒂斯,我的妹妹,我看错你了。什么阿塞蕾亚的蓝宝石,简直没有一丝 我们王家的矜持和羞耻心!”妮娜恨恨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哦,不不不,别再说下去了,求求你们别再逼我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 知道……”琳蒂斯抱着头失声痛哭起来,姐姐仇恨的目光,劳伯斯戏虐的眼神, 可怜的女孩仿佛要被撕成两半,她好想告诉姐姐,她是个知廉耻,懂道德的好姑 娘。但是她不敢这么说,数百位追随者的生命系在自己身上,劳伯斯不想让别人 知道自己与这数百名奴隶的关系,所以公主只能强忍住辩解的冲动,她又怎么能 因为一时之气,而白白葬送那些无辜者的性命呢?当初在城里,他们就是因为信 任自己才跟随在自己身边,每当想起那些期待和仰慕的眼神,琳蒂斯就知道自己 不能这么做……在整个城市的中央广场之上,此时坚立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圆柱。广场上人声 沸腾,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中央的圆柱。在圆柱之上,琳蒂斯 公主被赤身裸体地绑在上面,她的双手被反绑向后,反向环抱着白色的大圆柱, 双腿也被绑起然后围在柱子上面。可怜的公主此时紧紧闭着眼睛,她不敢看下面 的人群,人们灼热和贪婪的目光让女孩感到了极大的羞耻感,感官都变得模糊, 她甚至好像可以感到人们口中发出的热气一样,身体因为羞耻而变红。但这远远 不是最糟的,系在她身上的绳子根本就没有外表上看上去那样的牢固,它们只是 轻轻地系在上面而已。而现在因为身体重量的关系,公主整个人正在慢慢地向下 滑,而她现在所要作的,就是尽全力绷紧身体,不让它继续滑下去,因为在圆柱 的最底端,一个像假阳具一样的圆柱体正淫邪地坚在公主身体的正下方,一旦身 体失控而下坠的话,琳蒂斯的私处就会正中下方的圆柱活活被贯穿,这就是劳伯 斯特意准备的处女丧失仪式。“啊……啊……”公主低垂着头,拼命咬紧牙关,头上已经布满了大量的汗 水,连那金黄的秀发也变得湿漉漉的,她努力缩紧身子不让自己掉下去,除了巨 大的羞耻心之外,还有一种巨大的恐惧,对破处的恐惧。“喂喂,婊子公主,加油啊,你还差一点就要被插上了哦。”“不要听他的,我他妈的在你身上压了不少赌金呢,你给我再坚持一会 儿。”“哈哈,这个婊子公主可真能忍啊,看她那样子,全身已经湿透了吧,竟然 还能忍到现在。”“人家是个公主嘛,以前听说还是侍奉大地母神的神官呢。”“是啊,真是名不虚传的漂亮啊,你看看那胸,再看看那大屁股和腿,哪个 男人看了不动心?”男人们在下面指指点点,争相议论着女孩美丽的身体。他们讨论她的乳房, 指着她的私处,用各种秽语嘲笑和攻击着可怜的女孩。所有的言语都传进了琳蒂 斯的耳朵里,但此刻她跟本没有任何的余力来回应,羞耻和痛苦以及对破处的恐 惧让她仿佛身处地狱。“啊啊啊,老子真是忍不住了,看那副咬紧牙关,想哭又忍住不哭的表情太 让人心动了,真想上去操她啊。”“我听那个奴隶主说了,只要破处完成,她就是个真正的婊子公主了,马上 就可以随便操!”“真的?”男人们兴奋起来,开始个个磨拳擦掌起来。“哈……哈……”琳蒂斯开始发出微微的呻吟声,此时她的全身已经像浸过 水一样,大滴大滴的汗液从她身体上滴下,配合上烈日的炙烤和长时间的脱水。 女孩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没有了感觉。现在已经完全是靠坚强的意志力在支撑 了。身体还在一点点下滑,绑在身后的白色圆柱也早就被弄湿了,这更加快了下 落的速度。越来越接近底下的假阳具了,琳蒂斯的下体甚至可以感受到冰冷的触 感。距离越来越近了,在场原先沸腾的观客也不约而同地收起嘴巴,闭息凝神地 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全场安静地令人窒息,任何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不……不要……不要……不要……”琳蒂斯仰起头,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 紧紧帖紧圆柱,底下的阳具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体内,慢慢地向上爬行。无论可怜 的公主怎么自恃,那种少女与生自来的恐惧还是压倒了理性,两行热泪从公主美丽的脸颊上流下来,她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屈服的模样,但这又如何把持得住?身体仍然在一点一点向下滑,那个破处的瞬间马上就要来临了。底下的男人们个个连大气也不敢呼出,女孩一点点下滑的瞬间在他们脑海中定格,全场的气氛达到了一种饱和,只差一点,这最后一点……终于,一丝沉闷的撞击声之后是少女苦闷的惨叫声,之后就像涨破了的气球一样全场发出了雷霆般的渲泄声。少女失神一样歪着头,全身瘫软在一起,下方的假阳具已经齐根插进了她的肉洞之下,两者接缝处的隐私处留下了鲜红的血印。处女膜被如此残暴的捅破之后鲜血顺着雪白丰满的大腿缓缓淌了下来。几个身着华贵礼服的奴隶主模样男人赶快一涌而上,他们趴在琳蒂斯公主的胯下,粗暴地用力扳开无力的大腿,争先恐后地舔吸起了流下的鲜血。“让开,我第一个来!”一个男人凑到公主胯下,拼命舔吸着,唯恐落下一滴似的。“哦哦,真是绝品啊。”男人边舔边称赞着,就好像这是价值连城的神水一样。全场又发出了一阵嘲笑声,琳蒂丝无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下一个接一个列起长队的男人们,流泪再一次从她的脸颊上流了下来,是因为痛楚还是因为悲伤?公主自己也不知道……那种仿佛将身体切裂的痛苦,羞耻和屈辱伴随着公主的思绪飘向远方。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