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高清视频

《奴场上的奴姬》(十四)狱囚安抚

“哦,我的好朋友。没想到一进城门你就给了我一个有趣的玩笑。瞧瞧我都 听到了什么?一个卑贱的女奴用自己的智慧戏弄了劳伯斯,传闻是真的?”“没错。”劳伯斯苦笑着耸耸肩,“我现在是整个塞拉曼的笑柄了,琳蒂斯 这个婊子,干得真不错。”“真没想到你那样的人都会被戏弄成这样。”苏伦特一如既往地随手拿起奴 隶主壁橱里的酒壶就喝了下去,“不过传闻那个琳蒂斯并不是真正的蓝宝石公 主,这也是真的?”“传闻当然是假的,难道你还真信了?”劳伯斯摊了摊手,“琳蒂斯拼着命 让她逃了出去,结果那个女人回来的时候却背叛了她,而且还带走了她的身份, 这一切都是为了爱的背叛啊,瞧瞧有多傻。可怜的女孩,现在她变得一无所有 了,或许过不了多久,同盟国就会发表相关的证言吧,说明她是个冒牌货。”“哦,你好像开始同情她了?”苏伦特挑了挑眉。“哪里,同情的话我就不会把她扔去妓院了,现在这个女孩已经快要完全崩 溃,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虽然有些遗憾,但这也没办法。你,二公主,我,琳 蒂斯,我们一人毁了一个公主,真有意思。不过话说回来,她的确聪明,这是事 实。”劳伯斯从拉米娅身边接过美酒,然后一饮而尽。“我在西边战线上给你们带来了胜利,你却给我开了这么个玩笑,这也是事 实。”“瞧你说的,这其实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影响。你不在的时候我可没有疏于准 备我们的计划啊,我承认那个琳蒂斯是有点小聪明,她趁我无心顾及的时候发起 了出人意料的行动,这是我没有料想到的。然而奇袭终究只是奇袭,我想不会发 生第二次了。不过说起来……”劳伯斯眯着眼笑起来,“伊奥斯那小子竟然还活 着,而且还回到了塞拉曼,这是不是也该是你的疏漏呢?”“这是计划外的事情,伊奥斯原本的确应该因为部下的背叛而死于乱军之 中,或者死在那个布雷斯特王子的剑下。但谁会想到那个王子竟然没有杀死他, 而且把他留在了身边。”“现在他留在了塞拉曼,对我们的计划显然会有实质性的影响。”劳伯斯淡 淡地品了一口酒。“那就除掉他,虽然这并不容易,但我们显然已经没有退路了。”劳伦特冷 冷地说道。“说得没错。”两个酒杯撞击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昏暗低矮的石墙,随处可见的苔藓以及那熟悉 的腐臭气味。很明显,自己又被带到了一座监狱里,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这里不 只有自己一个人,拉米娅紧紧地跟在她后面——不过,她不是最重要的。最令人难堪在地方在于自己此时仅仅身着粉色透明的娼妇服,全身上下几乎 没有任何遮拦地暴露在周围无数的囚犯视线中,每越过一间牢房,她都可以明显 地感觉到囚犯们口中散发出的热气,以及那种饥渴的眼神——像野兽一样饥渴, 而自己则是那只走进牢笼的可怜猎物。这间牢房是向下斜坡式的,越往深处走空间也就越矮小,而臭味也更浓,更 让人窒息难耐。在走道的尽头则是一个极度低窄的牢笼,从构造和布局来看应该 是关有什么重要的犯人。在稍往前一点的地方则竖有一根圆形的铁柱,铁柱位于 左右牢房的正中央位置,应该是用于支撑作用的。看到女孩半裸的姿态,几乎两边所有的犯人都感到了一种性的冲动,他们纷 纷都冲到牢房门口,拼命晃动铁栅栏,挣扎着想要冲出来。“你们想让我干什么?”两旁疯狂的情形让琳蒂斯害怕不已。轮奸——无论 被强迫过多少次,女孩仍然本能地厌恶和害怕这种行为,每一次施暴都会让她痛 苦不已。“你在想什么?我猜猜,你一定在害怕铁栅栏被放开,那些饥渴难耐的男人 会扑上来。我说的有没有错?”拉米娅用手指弹了弹她的脸。琳蒂斯红着脸缩起身来,对方说中了自己的心事。“哼哼,你的想法我最清楚不过的了。不过我告诉你,在两旁的这些男人全 是犯了大罪的死囚,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现在看见你已经红了眼 睛,一旦放出来的话,我想你会被撕成碎片的,信不信?”拉米娅在女孩嘴边吹 了口气。“不要,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琳蒂斯吓得脸都白了。“当然,我说过什么?我说过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所以你就这么快 死了我会很失望的,所以呢我们现在换一种玩法。”说完没等女孩反应过来,拉 米娅就一把拉住她,将她按在铁柱上面。“好冷,你想要干什么?”铁柱冰凉的触感突然透过肌肤袭上全身,让她浑 身一颤。“不许退出来,就这样帖在上面。”拉米娅从身后牢牢地按住她,命令道。“嗯,嗯。”女孩畏惧地点点头,顺从地将身体靠在铁柱上面,等待对方的 下一个命令。“嘛,姿势不错,不过我要你更诱人一点,不然激不起那么多男人的性欲 啊。看,大家都在盯着你看呢。”说完,拉米娅将手慢慢伸向女孩的下半身,然 后一点点分开她的两腿,接着用手托住琳蒂斯的屁股,让她的女阴完全贴在冰冷 的柱子上面。“好冷。”“没关系,马上就会变热的,就像这样。”边说着,拉米娅边将双手慢慢移 向女孩的臀部,然后握住两边髋部,开始将它用力抵在铁柱前并上下搓动。就这样,琳蒂斯拼命咬着牙,忍受着女性最娇嫩的部位在冰冷的触感和不断 磨擦的交击下,引发的阵阵酥麻的刺激,这种刺激差点让她全身都软了下来。“不许倒下来,我给你的示范都还没结束呢。”拉米娅重重地甩了她一个耳 光,然后继续移动双手。这一次的目标是女孩光滑裸露的后背,用同样的方法拉 米娅从后面推动她的身体,让女孩的乳根紧紧夹住那根圆柱,接着很色情地用手 抓住乳房挤了挤,让琳蒂斯丰满的双乳包住整根柱子。“用你的双手夹住乳房,就像我现在做的那样。然后上下搓动你那下贱的阴 部,我要你用这根铁柱来自慰!”拉米娅狠狠地命令道。“不,求求你不要让我这么做,当着这们多人的面,我做不到啊。”女孩哭 着哀求。“就是这么才有趣嘛,你看,大家都很兴奋呢。”拉米娅指了指周围,只见 旁边无数的男人簇拥着挤在牢门口贪婪地盯着过道中央的女孩,甚至有人拼命晃 动铁门,挣扎着想要伸出来抓住女孩——哪怕只碰到一点也好。“不要,求求你不要让他们碰我,这太可怕了。”琳蒂斯害怕地瑟瑟发抖。“只要你不离开这根铁柱,他们就碰不到你。”拉米娅耸耸肩,“大概吧, 不过如果你不服从的话,那就不好说了。”说罢她恶戏一般随手抓住其中从牢中 伸出的一只手,然后硬拉住那只手,让他的指尖轻轻点了点女孩的肌肤。“啊,不要,不要让他们碰我,求求你。”琳蒂斯尖叫起来。“你叫得真好听,不过不许停下,听到了没有。”“但是,但是……”琳蒂斯紧张地语无伦次。“啪。”突然间皮鞭的响声传来,重重地抽打在女孩的背部,“但是什么, 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臭婊子!”一下,两下,拉米娅又接着抽起来。“呜呜……”眼泪流淌下来,女孩屈辱地点了点头,她慢慢颤抖着伸出双 手,牢牢地抓住铁柱,然后用手臂夹紧双乳,两腿一点一点向前靠,让冰冷的柱 面紧贴在自己的阴部,然后双腿盘起来绞紧圆柱。琳蒂斯全身发抖,好像下定了 什么决心一样,她咬了咬牙慢慢移动双手,一点一点慢慢磨擦起自己那敏感的私 处。于是,原本阴冷昏暗的牢房里出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一个身着薄纱娼 妇一般打扮的少女,此刻正流着眼泪,屈辱地用双手紧紧抓住铁柱,她那对傲人 的双乳被夹在中间,雪白的肉球包裹吞没了柱面。而她的下半身,则同样用女阴 紧紧贴在柱子上面,琳蒂斯就这样哭着在所有饥渴难耐的视线之中,不断上下磨 擦自己的敏感处自慰着。周围男人们则个个都像红了双眼的饿狼一样,他们争先恐后地围挤在牢房门 口,拼命伸出手想要碰触这具媚态百出的肉体,偶尔有一只手碰触到女孩的身 体,就会引来一阵大声的尖叫。女孩的身体已经因为恐惧而变得极度敏感,就像 被困在狼群中间无助的羔羊一般,然而一旦她停下,无情的皮鞭就会落在女孩的 后背上面。于是,即使害怕地全身发抖,琳蒂斯仍然流着眼泪不停地磨擦铁柱自慰着, 恐惧和羞耻不断冲击着她那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加上自慰所带来的快感交杂在 一起,让她快要疯了,然而如此凄惨的模样对于男人来说,却更增添了一种凌虐 的美感,他们越来越饥渴了。而拉米娅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看着铁柱上女孩的丑态和媚态,看着她痛哭 流泪的表情,满足写在了她的脸上。“一直这么自慰下去,我不说停不许停。”拉米娅笑着下令。整个牢房里一片欢淫。……对于琳蒂斯来说,时间好像已经停止了一样,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在这根 柱子上呆了多长时间了,全身的体力已被消耗殆尽,下半身特别是女阴部分甚至 麻木到感觉不到痛楚,铁柱上面也粘满了粘稠的液体,顺着光滑的柱面缓缓流 下,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滩。拉米娅得意地看着眼前双眼无神的女孩,她很确信如果没有皮鞭不断鞭挞的 话,琳蒂斯恐怕早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了。而两边的死囚也早就瘫倒在地上,纷纷 由于过度兴奋而自慰射了精。“差不多了。”拉米娅想了想时间,她挥了挥手命令两旁的皮鞭手退开, “你可以下来了。”听到这句话,就好像如获大赦一样,琳蒂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不过拉米娅显然没有就这么放过她的意思,马上一盆冰凉的冷水就浇在了她 的头上。“啊!!”女孩猛得一个哆嗦。“现在还没到你睡觉的时候呢,我们还有一个特殊的人物需要你服务。”说 罢,不等女孩回答,两个强壮的侍从就一左一右的挟起琳蒂斯大林的两腋,将她 拖到了牢房的尽头。牢房的尽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囚室,就像是深埋在地下一样,从外面只能看 到囚室的顶部。囚室并不大,但最特殊的地方在于根本找不到门在哪里,有一个 像天窗一样的东西——或者这就是入门,但显然正常体形的人都无法走进去,而 只能爬进去。爬进去?突然一股前所末有的恐惧感袭来,如此戒备森严的设置证明其中的 死囚一定有什么骇人之处。“你们,想把我怎么样?”女孩怯生生地问。“其实也没什么。”拉米娅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这里面住着一头野兽,他 的存在对整个塞拉曼来说都是一种威胁,但劳伯斯又不希望他就这么死去。但他 现在非常饥渴,饥渴地要死,迫切地需要一个女人来慰藉他,所以……”她眨眨 眼,没有说下去。“不,不要,求求你不要这么,你要让我干什么都行,但千万不要把我扔进 去,求求你。”琳蒂斯吓得一步步向后退。然而拉米娅根本就懒得应答,她挥了挥手两个侍从就把女孩压倒在地,然后 打开铁栅栏送了进去。过道是如此的狭窄,琳蒂斯只能颤抖着一点一点爬进去。所幸过道很短,没 几下女孩就爬到了出口,出口那一边是一个仍然窄小的房间,漆黑一片什么也看 不见。然而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一种极端的恐惧感却袭上她的心头,那一种猎 物被狩猎者紧盯着的感觉。里面是一头真正的“野兽”,一双血红的双眼正紧盯 着她,女孩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口中吐出的热气。“不要,求求你们放开门,让我出去。这太可怕了,我会被这个怪物活活弄 坏掉的!”琳蒂斯简直被吓坏了,她什么也顾不得转过身就拼命朝门口爬去,然 而才爬了没几下,随着铁链声的响起,一只强壮的巨手就猛然从黑暗之中伸出, 将女孩有如雏鸡一般拽进了黑暗的最深处。于是,整个牢房都充斥着一个女孩歇斯底里的哭叫,以及一个野兽般的低 吼。……************“不……不要……”当拉米娅再度回到牢房的时候,琳蒂斯原本尖声的哭叫 早就变成断断续续、小到几乎听不见的悲吟。打开墙上的一个小口,就可以看到房间里的全部情形,这是一个相当小的房 间,小到只能容得下那个野兽一般的男人弯着腰坐在里面,男人的身形是如此的 巨大,以至于琳蒂斯坐在他的胯上就如雏鸡一般娇小。男人一左一右两只大手抓住女孩的大腿,然后向两边分开到极限,一根极其 粗大的阳具从下面直直挺进琳蒂斯的私处,在场的所有人都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 之大的阳具,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琳蒂斯下腹部不自然的凸起一块,而更令人惊 恐的地方在于男人的阳具还有半截留在女孩体外呢。这个男人早就因为长期的药物控制以及禁闭失去了作为人的理性,成了一头 彻头彻尾的怪物。而这头怪兽现在正毫无怜悯心地摧毁着自己眼前的猎物,漆黑 的壮臂从后面抓住女孩,不断上下抽插着。拉米娅将视线转向琳蒂斯,可怜的女孩此刻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气,她双眼无 神,整个人就像沙袋任由男人如何拉扯也没有显现出丝毫的反应,只有偶尔发出 的呻吟声才让人意识到她还是一个活物。马上,男人又动了起来。随着一声巨吼,插在琳蒂斯身体内的巨物就像一条 大蛇一样开始蠕动突进,来来回回,男人的抽插变得越来越激烈,动作也越来越 暴虐。琳蒂斯就这样垂着头被拉扯绷直提到上空,怪物的动作是如此的用力,或 许只需要更用力一点,可怜的女孩就会被扯散架。终于,伴随着一声野兽一样的怒吼,男子咆哮着第四次将浓厚的精液一股脑 地全部喷射进了琳蒂斯的体内,精液迅速填满了女孩的身体,让她的腹部变得更 涨大了。也只有在这种时间,琳蒂斯双眼才会散发出一丝微弱的光芒,然而即使 是如此微弱的光芒也稍纵即逝,很快就溶于黑暗之中。男了只是停了一停,很快就又发出一声低吼,深埋在女孩体内的肉棒再一次 运作起来。……************夜色,黑暗逐渐开始君临这片大地,然而对于塞拉曼而言或许这才是活力焕 发的开始。佣兵、酒鬼和妓女开始纷纷走上街头,寻找自己的目标。就在这样一 个布满灯火的城市中,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柔弱的身影此刻正艰难地穿梭于 大街上。琳蒂斯仍然罩着那件宽大的斗篷,慢慢地,步履蹒跚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女孩实在太累太累,方才那疯狂的虐待几乎透支了她全部的体力,全身的关节都 沉浸在疼痛之中,甚至在走路之时两脚都在不停的打颤。“快要不行了,我必须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琳蒂斯紧张地望着周围,一 边扶着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因为如果让别人认出自己的话,后果可能不堪设 想。但哪里可以去呢?身体已经接近极限,两腿就像灌了铅一样,眼前的视线也 变得模糊起来。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女孩摸着墙走进了附近酒馆的大门。这里真热闹,一进门就可以闻到扑鼻而来的汗臭和酒气。许许多多强壮的男 人——看起来应该多是佣兵,此刻正围坐在一张一张的木桌前,大口大口的喝着 烈酒,啃着烤熟的肉排,相拥在一起。幸好男人们几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赌博和 相互打趣之中,没有人注意到进来了什么人。琳蒂斯在人群中摸索着,好几次她都差点被别人挤翻,不过最终还是找到了 一个空着的桌子,坐了下来——她真的只是想休息一下而已。“哼哼,说实话,我认为来塞拉曼不上一次那个婊子可真是亏大了。”旁边 的圆桌上,一个满脸胡渣的男子正兴高采烈地向周围人介绍着什么,男人粗鲁的 叫嚷声传了过来。“那婊子真有这么漂亮?”有人提出怀疑。“岂止是漂亮,我保证你们在其它地方一辈子都上不到这样的女人。她那漂 亮的脸蛋,坚挺的乳房,还有那雪白丰满的大腿,啧……”男人享受一般地吞了 口水,“最重要的还在于她是个天生的名器,无论被多少人上过,她那里还是显 得很紧,你那活儿插进去的时候她的肉壁就会紧紧地包着你,让你欲仙欲死。但 是她又和那些荡妇不一样,和她干起来给人的感觉更像强奸,就好像自己在强奸 某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女人一样。”“听说她以前就真的是个公主?”“不过听说同盟军那边已经发出过声明,说这个婊子不是真正的阿塞蕾亚蓝 宝石公主啊。”“你懂什么?声明是哪里发出来的?是那个布雷斯特的王子雷恩,他可是这 个婊子公主的以前的末婚夫啊!”“可他现在不是和那个法拉米娅王国的公主结了婚吗?”“所以啊,为了表示清白,那个雷恩王子才发表了一个这样的声明啊。”“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这个谣言是否是真的我们这种平民当然也不知道,无论这个婊子是不 是真正的公主,总之她的确表现地很像就是了。”琳蒂斯呆呆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女孩的心在流泪,尽管是因为受到伊利 娅的欺骗,但雷恩,那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然后相恋相爱的雷恩,终于还是 抛弃了自己,和那个背叛了自己的女人结婚。而那个女人的位置——不,我在想些什么?琳蒂斯拼命地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打消那稍转即逝的念 头。绝对不能这样想,女孩对自己叫道,这不就是自己当初所期待的结果吗,说 服雷恩放弃与自己的婚姻,促成两大同盟国的军事统合,这样一来自己的所作所 为才有意义啊。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这样的疼痛?眼泪,为什么总是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 呢?“瞎说什么呢,那个婊子怎么可能是那个真正的琳蒂斯公主。”一个男子突 然拍桌而起。“那你吼什么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我就是阿塞蕾亚人,我当然知道!”男子站起来抿了口酒,“我告诉你 们,那个琳蒂斯公主啊,是个比谁都要温柔善良,总是充满着宽容的女孩子,她 会为了人民牺牲自己的一切。哪像这里那个利欲熏心的婊子,她为了自己的权势 和利益出卖了所有信赖她的人,无耻地利用大家对公主的信赖来玩弄所有人的感 情,而后还背叛了他们,出卖了起义活动。”“你这是听哪个说的?”“当初我就是被关押在这里阿塞蕾亚人之一!后来是布雷斯特的雷恩王子和 伊利娅公主设计救出了我们,给了我们自由。”“那你为什么不回去?”有人对他笑道。“回去?”男子嘿嘿一笑,“国家都没有了,回去做什么?我嘛,现在就想 代替我的同胞们好好惩罚那个假冒公主的婊子,让她好好尝尝我们阿塞蕾亚肉棒 的滋味!”他挺了挺下半身,做了个夸张的姿势。说罢,所有人哄堂大笑起来。“所以说,大家可以……”人群还在继续争论着。接下来他们说什么,琳蒂斯已经听不进去了。此刻女孩全身冰冷,而她的心 也沉到了谷底。尽管自己很早以前就认识到这样的一个现实,但那种痛楚从来没 有如此地深切过,仿佛心被开了一个大洞一样。阿塞蕾亚——她的家已经没有 了,不会再有人认可她,亲近她,自己将永远是一个淫乱无耻的婊子,被所有曾 经热爱过的人所唾弃。而筑成这一切都不是别人,恰恰是自己。神呐,告诉我为什么,难道是我错了吗?她好委屈。突然间,一只大手突然间击打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桌子。女孩抬头一看,才发 现一个粗鲁的酒侍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他的眼神中充满着不耐烦。“客人,你需要点一些什么?”酒侍看了她一眼,“我们这里人很挤,如果 你不想要点什么的话,那就滚出去吧。”“我……”琳蒂斯紧张地看着周围,窘迫的表情显示着自己身无分文。“没钱?那个抱歉了,这里没有你的位子。”酒侍唾了一口之后,就伸出手 去拉扯她的衣服,想要把她拽出门外。“啊,好痛,不要这样粗鲁。”身体虚弱的琳蒂斯当然无法拗得过强壮的酒 侍,拉扯之下,她原本罩着头部的布料掉了下来,突然间露出了流云般的金黄秀 发。“这,这家伙原来是女的。”周围有人开始惊讶。“嘿,让我看看。”一个男人突然凑过来用手扳过女孩的下额,“瞧瞧,长 得还真标致吗。喂,妞儿,有没有兴趣陪老子玩玩。”不等对方回答,一只大手 已经开始袭向她的胸部。“不,不要这样,我要走了。”琳蒂斯红着脸拼命挣扎着,她想要挣脱对方 的手,但使不上劲。拉扯下,男子一把抓住女孩身上的斗篷,然后拉扯了下来。顿时,所有人发出了惊叹的呼声。“这,这是怎么回事?”人们这才发现,原来藏在那宽大斗篷下的是一具全 身赤裸、布满了精液和指痕的美丽肉体,尽管已经饱受摧残,但配上女孩受惊的 神情之后反而更增添了一种凄楚的美感。正当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的时 候,那个自称是阿塞蕾亚难民的男子突然间跳了起来。“对,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冒充蓝宝石公主,劳伯斯奴场上的婊子。”男子 指着女孩大叫。“不会吧,真的假的?”“真的是那个婊子?那就是说可以随便上喽?”有人这么说道。“哦,我不是……”恐惧写在脸上,琳蒂斯摇着头,拼命用双手掩在胸前一 步步向后退。“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过来……”她开始哀求。然而,又有谁会关心一个婊子的哀求?男人就像饥饿的狼群一样,红着双眼 一步步逼向被围在中间的女孩。“不要,不要。”后退中的琳蒂斯突然撞在了一个高大的躯体上面,然后一 只强有力的巨手拔开了女孩护在胸前的手臂,另一只手则粗鲁地伸向她毫无保护 的下体,肆意玩弄起来。“既然是个人皆可上的婊子,那也没什么可客气的了,我就第一个上了。” 身后的男子大声笑起来。“喂喂,那你先用后面那个洞吧,前面一个洞留给我了。”又有一个男人突 然冲上前,一把拉开了女孩的双腿,用手指拔弄起来。“前面啊,那她面前的那个洞就由我收下了。”更多的男子嘿嘿地哄笑着扑 上来。“不要,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让我休息休息!求求你们!”女孩气息微弱 地哭求声很快就被男人们的欢呼声盖过,男人们争先恐后地占用着女孩身体的每 一个部位,在她的哭叫和哀求声中,放纵自己的欲望,尽情地享受着。于是这个原本普通的小酒馆迎来了最欢腾的一刻。……天边亮起了一丝鱼肚白,新一缕的阳光从窗外射进了酒馆内。房间里可谓一 片狼藉,打破的酒瓶和弄翻的餐碟显现出酒馆昨夜的喧闹,男人们就这样三三两 两趴在桌上打着熟睡的鼾声。然而在酒馆的另一角,一个羔羊般的女孩此刻正蜷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整 整一个晚上暴虐,琳蒂斯昏过去了四次,数不清的肉棒在她的身体上进出过,嘴 巴里也吞下了更多量的尿液,甚至连脸上都涂满了厚厚一层的尿液和精液,干涸 凝结起来的乳白色黏液粘住了女孩的脸皮,让她连睁开眼都变得无比难受。过度 的缺水使得口腔无比燥痛,鼻腔以及整个人都沉浸在腥臭之中,阵阵恶心的感觉 则让她几乎晕眩。但是最让她难以忍受的,则是心头上的委屈和孤独!“为什么,为什么大家要这么对我……无论是谁……谁都好……救我……快 救救我啊……”神智不清的女孩就这么抱成一团不断叨念着,断断续续,反反复 复……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