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高清视频

性爱日记【完】(作者:不详)

六月十一日,星期日,晴

  今天早上五点钟醒来,鸡巴发胀想。我挺着胀硬的鸡巴,赤条条的走进二姐房间,二姐尚未醒,她仰卧着,只穿了三角裤和汗衫。我分开她的双腿,跪在她腿中间,拉歪了她的三角裤,让她的完全暴露出来。

  我抚摸了一会儿後,她仍未醒,便将她的大腿自膝提高,用手扶着,再小心地将鸡巴插进姐姐的小肉洞里。她的阴道有些潮湿,我跪在她腿间,耸动屁股五、六次,鸡巴便已全部进入姐姐的阴道,我便开始半进半出的,不慢不急的抽送,她的肥嫩阴。

  我把她的汗衫撩至她颈下,让她的白嫩奶子露出来。我伸手把玩姐姐的两只奶子,望着我的粗硬鸡巴在她藏在一大丛油亮阴毛中的肉穴中进出,哼!姐姐的女人身上神秘三点全被我占领了,由我恣意奸淫享用。

  了大约两分钟,姐姐终於醒来了,发觉我正在偷奸她,她竟将大腿抬得更高,分得更开,让阴户突出,便利我抽送。

  「小鬼,来多久了?老是爱偷奸我!」姐姐似嗔似怨的说。

  「舒服吗?姐。」我嘻皮笑脸的问。

  「快一点┅┅用力┅┅」

  我伏下来,轻压在姐身上,胸膛压住姐的乳房,抱住姐姐,亲她的樱唇、粉颈,下面用鸡巴尽情疯狂抽插姐的又紧、又软、又温暖、又已湿淋淋的阴道。

  「姐┅┅你的小又软、又嫩┅┅我好爱┅┅你的小┅┅」我喘息着轻声在姐边说。

  在我的凶猛强奸下,姐姐喉中不住的发出「唉┅┅哟┅┅哟┅┅」的呻吟,她的手搂住我的头,扶摸我的满头浓密的头发∶「嗷┅┅噢┅┅啊┅┅哎┅┅我要死了┅┅要被你奸死了┅┅哟哟┅┅酸┅┅吃不消┅┅棒下留情┅┅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经过我廿分钟的激情狂奸,姐姐泄了好几次,最後她奄奄一息,闭眼睡去。

  

  我此时也感到很舒畅,龟头一阵酸痒,我加紧抽送,一面抽送、一面射精。真舒服呀!

  

  後在姐姐里射精的感觉真爽、真过瘾!

  下午二时,午睡起来,经过客厅,发现大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睡着了。本想去偷奸她,但妈妈却已在叫大姐起来。

  「没有问题!」我心中想∶「反正今晚我会去找大姐的!昨晚前晚一直在和和小妹和麽妹,她俩是睡在同一卧房的。我已有四天没有和大姐性交了,今晚该去大姐的嫩,才不会令她有被冷落了的感觉。」

   性爱日记(02)

  

  六月十二日,星期一,雨

  我晚上九时就上床休息,蓄精养锐,准备和大姐好好尽情相爱。十一时,好不容易才听到客厅里的电视连续剧播完,妈妈回房去睡觉了。我又再等了廿多分钟,估计妈妈已睡着了,我便悄悄地溜进大姐的卧房。她的房门虚掩着,我进去後便把门锁上。妈妈晚上经常沉睡不会起来,爸爸也还要一星期才从厦门回来,但我还是把门锁下,以防万一妈妈闯了进来。

  大姐裸体仰睡在床上。我轻轻推她,她醒来了,见是我,轻声说∶「我在等你,不觉睡着了,现在是几点钟?」

  我说∶「快要十一点半。」

  大姐说∶「毛弟,你怎麽好久都不来找大姐?是不是都在二姐、小妹床上逞英雄?把大姐忘了?」

  我赶快说∶「怎会?我每天都在想你!」

  我飞快脱去上下衣裤,上床侧卧在大姐身旁,一手盖在大姐肥肥白白丰柔软的阴户上抚摸揉弄,中指伸入裂缝逗弄阴核,另手抱住大姐的香肩和她接吻。

  一如往常地,大姐要我讲些黄色小故事给她听,一面任我抚揉她的乳峰和阴户,特别是要我温柔的拨弄她的缝中的小肉核。大姐最爱听中年或老年的男人诱奸或强奸少女少妇一类既黄且淫的故事。昨夜我讲的是我最近从互联网上情色文章里看来的一则公公诱奸媳妇的故事。

  故事才讲到一半,大姐的阴户已一片水汪汪,当我说到六十五岁的公公的粗黑老硬鸡巴刚要插入廿二岁的媳妇的小嫩时,大姐的中便又涌出了一大股淫水,她双腿用力并拢,将她的香舌伸入我的口中,任我吸吮。

  像以往一样,大姐从来都没有听完任何一个故事,一旦故事到了女学生或少妇即将被奸时,大姐的第一次高潮也就来到。

  稍息了一回後,大姐苏复过来∶「毛弟,故事下次再说,现在来大姐的。」

  我爬到大姐身上,用「正常位」姿势,将已胀得有些发痛的鸡巴肉棒插入大姐的无毛肉里。大姐和二姐不一样,十九岁的二姐阴毛异常丰盛,廿岁的大姐的阴户却是光致致,一根性毛也没有,我最爱舐尝大姐丰肥白嫩的无毛嫩了。

  我在大姐的嫩里抽插了约四、五分钟,大姐「哦哟哦哟」的轻呼,她就又到了高潮。

  以後每隔三、四分钟,大姐便会高潮一次,每次她的阴道都会痉挛,分泌出温暖的淫水,阴道一张一合的吸吮着我的阳具,阵阵的快感自鸡巴传入脑海。她的温润的肉紧包住我的胀硬鸡巴,抽插起来,滋味美妙,难以形容。

  廿分钟後,我终於在大姐阴户中射精。

  我拔出鸡巴时,大姐说∶「毛弟,不要就走,陪我睡一下。」

  我便和大姐接吻,同时又再把玩她的丰满鼓涨的乳球。大姐的乳房是一对柚子般的极富弹性的大肉球,比二姐的尖角棕子似的结实嫩肉锥,握在手中觉得更为饱满充实。

  我俩低声谈话,我问大姐∶「和我跟和爸爸感觉上有什麽不同?」

  大姐说,我的鸡巴和爸爸的鸡巴粗长、大小都差不多,但爸爸通常她五、六分钟後便会射精,跟着就会倦了睡去,很少当夜会再和她来第二次。不过爸爸的口技很好,插入前都会吮吻她全身、舐弄阴核,让她性感高潮泄身後,才进入她阴道中大力抽插,直到他自己乐极射出。

  大姐说,虽然爸爸每次都得她很舒服,但她还是比较喜欢和我 ,因为和我玩,她会感受到很多次高潮的趐软,那感觉真好,不止是舒服,而且是混身舒畅。另外是,爸爸不会跟她讲黄色奸淫的故事凑兴,而我讲的故事,都很让她「性」奋,她一面听故事,一面享受我的抚摸,是另一番情趣的美好享受。

  大姐也问我,喜欢二姐的,还是她的?其实二姐也曾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的答案是,两位姐姐的嫩我都好爱,

  

  「鱼与熊掌」,我是一般的锺爱。

  我俩谈谈论论,情兴复发,便再度同赴阳台,颠鸾倒凤。我和大姐又性交了两次,每次都抽插约廿分钟。昨夜一共三度在大姐花心中射精。

  我和大姐约好,大後天晚上再来和她幽会。下星期爸爸回家了,接下来的两星期,在爸爸重去大陆照顾他在厦门的公司生意前,大姐又会成了爸爸的禁脔,我和大姐偷情的机会就会大大的减少了。

  爸爸(包括妈妈在内)一直都不知道我和大姐的秘密关系,更不知道十九岁的二姐、十四岁的小妹和十一岁的麽妹,都已和我要干过很多次了。大姐曾告诉我,爸爸在两年前的一夜强奸了她,采了她的处女头筹,以後便常常找机会奸淫她。她不敢声张,如今已是习以为常,做了爸爸的禁脔。

  但我想,爸爸永远也不会想到,他的十七岁儿子我已采了二姐、小妹和麽妹的处女花心,而且在他「缺席」时,经常享用他的禁脔°°大姐的丰乳和嫩。

  不过我知道他有了妈和大姐的两只成熟的美肉,已睛很满足,他是无心、也无能力再来动二姐和妹妹们身体的脑筋的。

  大姐十分憩畅满足後,便甜甜的睡去。我又再轮流吮吻了大姐的一双乳尖好一会後,才回自己卧房就寝。

  看看手表,已是凌晨二时十分了,今晚该去小妹和麽妹那里,和她俩好好的玩;後天晚上或清晨又当再去采二姐的花心。

  

  性爱日记(03)

  六月十四日,星期三,晴

  昨天偷懒,忘了写日记,今天来补记一下。

  前天晚上十一点卅分,估计妈妈已睡熟,我便去了小妹和麽妹的卧房。麽妹和小妹都还没有睡着,两人在唧哪唧哝哝的说话。看到我进来,便都扑了过来抱住我。

  「哥,今晚我们再一道玩,好麽?」两人异口同声的要求。

  「哥就是来和你们来玩

  的!」

  我说完,便抱住她俩人,轮流亲她俩的樱桃小嘴,好软好甜,真舒服。我亲她们的时侯,她们便将我的鸡巴自内裤腿缝中抓出来,四只小手一齐握住,上下抚摸。五秒钟不到,我的鸡巴便已直翘翘,胀成一根14分分长、3.5分粗的铁硬肉棍。

  两个妹妹吃吃的笑∶「哥,你好色哪,一下就变得这麽大!好像超市里买来的大黄瓜!好可爱嘛!」

  妹妹们说的不错,我和她俩玩的时侯,我是刻意不运气,以免龟头涨大,如此整根鸡巴从龟头到棒根,直径几乎是一致的,就像一条硬黄瓜,这样就比较容易插进妹妹们的小中。当我和大姐二姐性交时,很自然的,我会运气下部,龟头便会胀大成直径5公分的紫红发亮的冠菌,比鸡巴棒身的3.5分分直径要粗大许多。姐姐们都喜欢我用胀大的菌状硬龟头抽插她们已完全成熟的肥嫩阴户。

  小妹和麽妹可不一样,她俩还在发育期中,阴道比姐姐们更紧狭,我是不能用运气後涨大的龟头去她们的尚未成熟的小的。尤其是麽妹,才十一岁,小上还没有长毛,肥肥白白的小儿像半只新蒸出的小馒头,不同的是当中多了一线粉红的细缝。她还没来月经,胸部平坦坦的,什麽都还没有,只有两点腥红的小奶头。两条大腿又白又细,腰下臀部狭狭,骨盘还没有发育。

  小妹十四岁,已在开始发育了,小屁股圆圆的,开始有些後突,骨盘已在长大。小上长了一丛疏浅的乌黑性毛,刚发育出来的乳房像半只小皮球,柔软白嫩。

  我一手夹住一位妹妹,将她们抱起来,走到小妹床前,将她们轻轻放下。

  不约而同的,我们三人飞快的脱去上下衣裤,我仰卧床人中,麽妹俯睡在我身上,小妹躺在我身侧,她俩兴致勃勃的把弄、舐吸我的鸡巴,四只小手到处摸弄我的涨鼓鼓的肾囊和里面的一对弹丸。她俩嘻嘻的笑着┅┅

  麽妹的小正凑在我的嘴上,我伸舌品尝小妹的无毛嫩,将舌卷成筒状伸进她的小小眼里探弄。我一手抚摸麽妹的小白屁股,另一手伸进小妹的大腿间揉弄她的肥胀的小阴户,手指拨弄她肉瓣中的阴蒂,不时将指尖插入她的眼中轻轻抽插磨旋。

  十来分钟後,她俩商定好是小妹先来,坐在哥哥身上「骑马」;麽妹便跨坐在我胸口,面向我,将她的腿叉间的小馒头似的肉凑在我的嘴上,让我继续舐弄。

  小妹坐在我的腰上,背对着我,她的小手握住我的鸡巴,塞进她的小眼里┅┅我只感到我的鸡巴被又软又热的肉紧紧的裹住,真舒服透了!

  小妹吃吃的笑着,开始一上一下的「骑马」。

  「麽妹,真舒服!真好玩!等下就让你来骑哥哥这匹宝马!」小妹说。

  四分钟後,小妹和麽妹换班。虽然麽妹的小内外都已湿淋淋,但她仍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才吞没了鸡巴前端的十公分左右,便已到底,不能再进了。

  麽妹半蹲半坐的上下抬动她的小屁股,让我的铁硬肉棍在她的浅短柔软的阴道中,缓缓的半进半出。

  「哥,你的这根肉棍实在太长了,太粗了,我里面好胀啊!┅┅」麽妹说。

  我观赏着面前小妹的少女嫩阴户,舔弄她的唇,下面的鸡巴享受着麽她的嫩嫩阴肉紧紧套住肉棒的美妙技滋味┅┅

  她俩轮流换班骑「哥哥马」,阴道也越来越潮湿,有时还会发出「啾啾」的声音,她俩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当麽妹第三次跨上「哥哥马」不久後,她开始啜泣∶「哥,好舒服┅┅我要死了┅┅」然後她便瘫软了下来,我感到她的小深处涌出一小股温润的液汁。

  小妹说∶「她今晚已玩够了!」便抱住麽妹,让她下「马」。

  「波!」的一声,我的鸡巴脱出了麽妹小眼,小妹将瘫软一堆的麽妹半扶半抱的送回麽妹自己的床上,替她盖上被单,麽妹便无声的睡去。

  小妹回到我身边,说∶「哥,我里面好难过,这回我要你在上面,我要你像和大姐她们玩一样,用力我的!」

  我意识到在发育中的小妹,性的需求较以前增加了,我起身热情的吻她,然後说∶「小妹,我们来试试,如果觉得痛、不舒服,就马上告诉我┅┅」

  我让小妹在床上躺下,将小妹的屁股移至床沿,小妹的阴户生得很低,我在她臀下垫了一只枕头,我站在床边,将她的大腿自膝提起,推向她的胸侧,用「传教士」的姿势,插入鸡巴後,便开始抽送,先是缓缓的,一、二分钟後,逐渐加快。

  「啊!好舒服!哥,再用力!┅┅」

  我暗自运气,我的龟头便开始涨大,立刻将小妹的道塞得满满的,密不通风。

  小她瞪大眼睛∶「哥!你又更大了,胀死我了┅┅ 

  我温柔的问∶「小妹,要我用这样的大小你的吗?」

  「哥,这样太大,不舒服┅┅还是先前那样,那也已经很太大了┅┅」

  我知道还得过一阵时候,才能用对付大姐和二姐的那种势态来对付小妹。我松了口气,龟头回复了原状,我便开始加快抽插,奸淫小妹的嫩。

  小妹不断呻吟∶「哟┅┅哟┅┅好酸呀┅┅哥,轻一点┅┅嗳┅┅哟┅┅」她的阴道不时痉挛,一次又一次的泌出温暖的爱液。

  了十来分钟,小妹泄了很多次,显得有些倦困了,我便放松精关,加紧抽送,一阵酸麻的强烈性感自龟头传入脑中央,我便将鸡巴尽量深入,紧紧的顶住小妹花心的一团软肉,「噗哧、噗哧」的射出一大股热浓的精液┅┅呀!真舒服透了。

  我回房躺在床上,心中衷诚的感谢上帝,给了我这样美的环境,有这麽多的漂亮姐姐妹妹,让我享受她们的娇嫩女体,享受到如此难以言传的美妙幸福。

  可是昨晚的运气不太好,鸡巴才插入二姐的阴户,抽送不到廿下,只觉我龟头被一阵热液淋灌,原来姐姐的月经来了。我俩赶紧起身去清洗,二姐用了月经棉,她要我陪她睡一会儿。

  我抚摸着二姐的乳球,不时和她蜜吻,也和她谈到大姐和爸爸的事。我问二姐,如果爸爸侵犯她,她会让他如愿吗?二姐的答覆是,如果爸爸用强来奸她,她可能也会跟大姐一样,让他奸淫。反正是自己的亲人,她不担心他会伤害她。

  「毛弟,你去年半夜来偷奸我,我当时反抗,但还是被你强奸了,而且现在还这样喜爱和你

  

   ┅┅如果爸爸强奸我,我想我会让他奸我┅┅这不是被外人欺侮,那是不一样的┅┅」

  我想了一下,口中没说什麽,但心中也同意二姐的见解。本来嘛,肥水不流外人田,何况爸爸还并没有来侵犯二姐,我又何必担心哩?

  性爱日记(04)六月十九日,星期一,晴这几天家中有了许多改变。现在先补记一下前天晚上发生的事。

  前天下午爸爸回家,他红光满面,喜气扬扬的,和这近几年的郁郁不乐、终日面容绷紧的神态大不相同。原来他在厦门的服装设计成衣公司已扩建成功,在当地市政府的积极合作下,过去四年来一直让他坐卧不安的厂房纠纷也已胜诉了断,营业运作已转为赢利,订货单源源涌至。

  他的投资事业已立定了根基,上了前程十分亮丽的正轨。爸爸已在和妈妈在商议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晚上我睡不着,今夜本该去和二姐幽会,爸爸的提早回来,影响了我的行动自由,我不敢立即去找二姐。午夜过後,我听到门外走廊有轻微的脚步声,我好奇的起身,将门开了一线,自缝向外看。我看到爸爸的背影,他正进入大姐的卧室。

  我想爸爸定是又要去奸大姐,享用她的清纯女体了,我也迅快地溜进二姐的卧室。

  二姐已睡着,我脱下姐的三角裤,伏在她的大腿间,用手指分开浓密的毛中的花瓣,舐吮二姐的肉缝。一、两分钟後,二姐醒了过来,她用白嫩结实的大腿夹住我的头部,挺起臀部,将她的阴户紧凑在我的嘴上。

  她的肉户中分泌出很多淫液,发出浓浓的、特殊的似香非香、似骚非骚的气味,我喜爱闻二姐的中发出的这特殊气味,闻到这味道,我就升起了要立即和她淫媾的强烈欲望。我停止了舐吮,跪在姐的腿间,将胀得发痛的生殖器「雪」的一声,插进二姐的阴道里,便开始狂荡抽送起来。

  她脱去套头汗衫,双手抚揉自己的乳房,耸挺玉臀,配合我的抽送。她闭着美目,轻哼着,阴道的肉壁,很自然的一张一合,挤压我的胀硬阳具,我直觉奇爽无比,越来越舒畅。廿分钟不到,二姐泄了二次,而我还是淫兴勃勃的继而蹂躏姐姐的小嫩。

  「二姐,舒服吗?」我问。

  「哼,舒服透了!你要常常这样二姐的!」

  「一定┅┅我好爱你的嫩!┅┅啊,二姐,你可知道爸爸现在正在大姐的?」

  「你怎知道?」

  「刚才我来前,看到爸爸偷溜进了大姐的卧房,我便来到你这里┅┅」

  「唔┅┅弟,大姐的窗口面临後院花园,後院的围墙很高,她通常都不关窗的,我们何不去看看他们现在在做甚麽?」

  二姐房有两门,一门通向後院花圃。我和二姐赤条条的,只穿着软底拖鞋,来到大姐窗口。果如二姐所料,窗户半开着,我和二姐悄悄的隐形窗後,向内张望。

  室内台灯明亮,一览无馀。哇!爸爸和大姐两人都一丝不挂,大姐坐在梳妆台上,雪臂後撑,白嫩修长的大腿架在爸爸双肩;爸爸双手搂定大姐的又肥又白的大屁股,挺起他的粗黑鸡巴,在大姐大腿间的丰肥无毛的大肉蚌中,有节奏的大抽大送。每当他深深挺入时,他的胯下肉球便会「啪」的一声,撞击大姐的腿叉会阴处;他抽出时,可清晰的听到「啾」的一声。

  「啊┅┅爸爸,你今天怎麽这麽厉害┅┅我都已出了好几次了,你还没出来┅┅哟哟┅┅好酸啊┅┅喔┅┅你又顶进我的花心里去了┅┅啊┅┅啊┅┅好舒服┅┅」大姐望着爸爸,腻声的说。

  「小雯,阿爸已经三年都没有尽情开心过,心理的压力太大嘛,影响了爸爸的性欲能力。现在公司事情定了,爸爸的心也定了,爸爸的老二也恢复了往年的力道!刚才和你妈妈干了一个钟头,她流了好多水┅┅她累了,叫我来找你┅┅小雯,告诉爸爸,你喜欢爸爸这样干你吗?」爸爸一面抽送,一面说。

  「┅┅好酸┅┅哎┅┅好喜欢┅┅」大姐断断续续的回答。

  爸爸俯身向前含住大姐的白嫩乳球,还轻轻的咬,乳球上现出浅红的齿痕。

  「啊┅┅痛┅┅轻一点┅┅」大姐轻呼。

  爸爸下体不停的挺耸,向大姐温柔的微笑∶「乖小雯,叫我一声!」

  「好爸爸!大鸡巴爸爸!」大姐嗲声说。

  「还有哩?」爸爸微笑追问。

  「好老公!大鸡巴老公!┅┅啊┅┅啊┅┅我又来哪┅┅」

  这时爸爸脸上表情变得紧绷,他捉紧大姐的白嫩大屁股,奋力冲撞她的肉┅┅爸爸将下体尽量前推,鸡巴和大姐的阴户紧密的接合着,喉中发出像野兽般的低吼∶「小雯,爸爸来哪┅┅我要你替我生过小宝宝┅┅」

  爸爸俯下身来,和大姐蜜蜜的亲吻,他俩互相搂抱着,大姐伸出小舌,爸爸含着,津津有味地吸吮。

  「弟,他们干得真性感┅┅弟,我们回房去,我也要坐在梳妆台上,我要你像爸爸对大姐那样,我的。」 

   回到二姐卧房,我和二姐立即模仿爸爸和大姐的姿式,开始甜蜜的性交。

  在二姐四度高潮後,我也模仿爸爸,叫二姐叫我。

  「好毛弟,大鸡巴毛弟。」二姐给我一个甜笑,轻声说。

  「还有呢?」我仍是模仿爸爸问大姐的神态,龟头紧顶二姐花心的软肉团,恣意揉压磨旋。

  「啊┅┅好小老公┅┅好大鸡巴┅┅我的大鸡巴好老公┅┅我又来哪┅┅」

  二姐的花心深处,涌出一大股温暖的水,我的龟头一阵酸痒,「噗噗」的在二姐的花心里射出了大量的阳精。

  几分钟後,我将二姐抱回好床上,轻压在她身上,吻她的小嘴。十分钟後,我又再奸了她一次。

  我回房时,已是清晨三点卅分钟。一会,我听到走廊上有轻微的脚步声,我不禁微笑,定是爸爸尽情享用过了廿岁大姐的美妙清纯刚成熟的青春肉体,他也要回房睡觉了。

  

  性爱日记(5)

  七月廿三日,星期日,阴

  昨天和大姐、二姐正式搬进我们的新公寓住宿。一个月来的忙碌,好不容易初度安定了下来。

  一个月前爸妈决定迁居厦门,以便爸爸可专心主持设定在那里的公司业务,不用心挂两头的来回奔波。小妹和麽妹立即先随爸妈去那边开始定居,办理进入台商学校手续,秋季入学就读。大姐、二姐和我仍留在台北,继续在原校攻读,毕业後再定去留。大姐念的是美术设计,二姐念的是会计,爸爸表示公司正需要这些方面的人手,很想大姐二姐大学毕业後,立即去他的公司担任襄理,共同协助经营我们的家庭企业。

  爸妈决定将我们这住了已近十年的相当华美的花园大宅卖掉,另买了一座大厦公寓的一层顶楼给我们姐弟三人暂住,以免我们花时间去操心诸如房屋花园保养一类的杂务。事情办好後,爸妈和妹妹们就已在昨天去了大陆。爸爸也已在银行户头中留下了足量的存款,作为我们姐弟三人的生活、学费等费用,这个「小家庭」便交由大姐主持。

  这座公寓地点很适中,交通、购物也都很方便,附近不远就有餐厅和外卖食品店,即使我们有时会课业忙碌,无暇烹饪,民生问题还是极易解决。我们这位在最上层的公寓有两厅(客、餐)五卧三浴一厨,还有一间休闲室、阳台和储藏室等,算是很相当宽畅舒适。主卧室原有KING-SIZE大卧床和专用浴室,回旋大浴池,爸爸建议用作大姐的卧室,我和二姐当然是遵命,毫无异议。

  送走爸妈小妹麽妹,我心中有些怅然若失。虽然我们已约定,几个月後全家在厦门团聚过春节旧年,但意料外的家室迁移,令我从此失去、或至少是大大的减少了今後我和两位可爱的妹妹性爱的机会。但想到在这样的安排下,我却是可和两位美丽的姐姐闭门一家春,放心自在的尽情性爱!想到这,淡淡的忧伤便化作了满怀的幸运感和兴奋。

  在餐馆晚餐後,便回到了我们三人的新「家」。今天天气可真热,才在街上走了几分钟身上便已见汗。

  一回到家,大姐和二姐便说是要去试用主卧室专用的回旋大浴池。我本想也去和姐姐们凑热闹,一同泡回水浴,但想想来日方长,不急在一时。我回到我的卧房和二姐卧房间的共用浴室,用香皂洗涤全身,仔细淋洗。

  快一整月没有性发泄,鸡巴一经碰触,便昂挺了起来,向上翘成八十度,无法软化,我揩拭乾净,试图穿上内裤,但生殖器膨涨得太大,穿不进去,我就索性不穿内裤,赤条条的走向大姐的卧室。

  大姐不在房中,我猜她仍在浴池。我走进她的浴室,果然不差,大姐和二姐正坐在浴池中谈笑。她们一见到我进来,四道目光便全都集中在我的翘挺的粗大鸡巴上。

  「哇!毛弟,一个月不见,你又长大了许多!」大姐兴奋的说。

  「你看它是是不是和爸爸的很像?」大姐问二姐。

  「真像!真是一模一样!」二姐吃吃的笑,同意的说。

  听二姐这样说,我心中一动,二姐一定也已和被爸爸有了亲蜜的肉体关系!

  

  要不然,二姐她怎会知道我和爸爸的鸡巴长得「一模一样」?我飞快的想到,是了,前夜爸爸和大姐、二姐很晚才回家,听说是因各项事务都已办妥,爸爸带了两位姐姐去了趟《银柜KTV》庆功,唱了两小时的歌。现在想来,应怕爸爸情兴大发,和大姐、二姐在KTV包厢的沙发上做了两小时的天人合一的运动吧!

  这样二姐自然就有机会和爸爸彼此仔细观摩了。

  大姐二姐都站了起来,跨出浴池。

  大姐和二姐都很美丽,皮肤洁白发亮,但她们有着显着的不同。大姐身高一七○公分,体重56公斤,三围是36C.24.35,鼓蓬蓬的乳房像一对文旦柚,上缀着两点细小浅红的乳头。二姐身高约一六七分分,体重54公斤,三围是35B.23.34。二姐乳房不似大姐的涨卜圆鼓,而是竹笋般的尖挺,乳头却极为丰硕,就像一对粉红色的特大莲雾。大姐的阴户肥白光洁,花唇紧夹小溪,肉阜上只有几丝难以察觉到的疏短性毛;二姐的肉户丰隆,阴毛密茂,须得拨开萋萋芳草,才能见到她的那神秘的一线丹痕。

  在姐姐的嘻笑声中,我让她俩都仰卧在大床上,我先轮流吸吮两位姐姐的乳房。我吸吮一位姐姐的嫩乳时,便用手抚弄另位姐姐的阴户┅┅

  再三吸吮乳房後,我便转移阵地,轮流舐弄姐姐们的美妙肉缝。舔了十来分钟後,两条肉缝中都已充满了花蜜,两位姐姐都在微喘,发出「依哟」的呻吟。

  大姐轻声说∶「毛弟,插进来!」

  我爬到大姐身上,她将雪白修长的玉腿高高的抬起,让阴户完全突出,我将胀得早已难受之极的铁硬生殖器,温柔地插进大姐的肉户中。我只感到大姐的肉户在吸吮我的整条肉柱,舒服透了!我缓缓的抽送了五十多下,便加快抽插,大姐中的淫水越来越多,抽插起来十分畅滑。

  我看着身边的二姐在加速扪弄自己的阴户,我向大姐说∶「姐,我交替轮流和你们玩,好吗?」

  不待大姐认可,我便拔出阳具,来到二姐早已高抬的大腿间,二姐的玉手握住我的阳具,插入她的阴户。二姐双手按在我屁股上,热情的耸动臀部,让我深深的插入。插入後,我俩立即有节奏的开始抽送。

  我每插入一次,二姐便轻哼一声,我开始加速抽插,二姐的紧暖的阴道中淫水潺潺而出┅┅我在二姐的阴户中抽插了一百五十次左右,便又回到姐身上,采大姐的紧暖湿滑的花心。

  轮流和大姐二姐淫媾几次後,大姐说∶「时间太短,还是五百次吧!」二姐也表示同意。

  下面的两小时中,我和姐姐中的一人性交时,另位姐姐便自动在一旁计数,到了五百次左右,便走马换将,我估计这样每次我们的性器接合抽插的时间大约是五分钟左右。我轮番的和两位美姐奸淫,终於将她俩奸得一再高潮,最後都十分酣畅的睡去。

  我没有射精,但觉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我的阳具似是成了我新生的第五条肢体,我可以随意让它鼓胀、变硬、高翘,不同於以前那种插了一阵就情不自禁地想要射精的感觉。虽然轮流在两位姐姐的阴道中进出研磨了近两小时,觉得难以言喻的万分舒畅,但阳具竟没有要急於射精的敏感。

  「也许是一月来禁欲培元的影响吧!」我暗自思量。

  生理上虽没有完全满足,但心理上却很舒畅。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和两位美女同时性爱!我也有些累了,便躺在两位裸体姐姐的当中沉沉睡去。

  一觉甜睡,醒时已是早上九时,睁眼看时,两位姐姐们都已不在床上。我听到电话铃声。以为是爸妈打来的,正要起身去接,却听到二姐已在接话。

  「Juliet? What a surprise! Where are you? ┅┅┅┅When will you be here? ┅┅So soon? ┅┅┅┅oh, don"t mention that ┅┅┅┅We will be so happy to have you with us ┅┅┅┅you want to talk to her? Here is Agnes┅┅」

  然後是大姐的声音∶「┅┅OK, see you next Friday ┅┅┅┅Bye!」

  我记起Juliet是大姐二姐去年暑期中去加拿大探望表姐时认识的外国好友。

  她原是表姐的大学室友,和大姐二姐一见投缘,两月的交往,成了两位姐姐们的莫逆之交。我曾看过她的照片,比大姐还高半个头,身高应在180公分左右。

  金发碧眼,玉腿修长,三围凸突,身材健美,面貌十分甜美。

  二姐自外买来早餐。早餐时二姐告诉我,她和大姐去年在加拿大结识的好朋友Juliet今年刚大学毕业,想来台湾观光游览,并已申请到在本市的XX大学进修中文一学期。她本想拜托大姐或二姐协助她在学校附近租房以便秋季上学,鉴於家中卧房有馀,上学交通方便,又是好友,她俩就坚邀Juliet来家中住宿。

  「是你们的好朋友,当然欢迎┅┅只是这样┅┅下面这半年,我们就不能像昨晚的那样自由自在?」我有些关怀的说。

  大姐和二姐对望了一眼,嘴角噙着神秘的笑意。

  「小色狼,Juliet可真漂亮得很,你得用心招待她┅┅你若表现得好,说不定她会参加我们,来个三对一,那就有得你的乐子!」大姐说。

  「哦,姐,你是甚麽意思?」我觉得一头雾水。

  二姐向我靠近坐下,伸手握住我腿间的阳具(我起身後还没有穿上内裤),我的阳具立即应摸而膨涨翘起。二姐面含美媚的微笑,轻声道∶「她是我们十分『亲密』的朋友,你懂吗?┅┅我想她也会很喜欢它!」二姐轻捏着我瞬已挺得铁硬的鸡巴轻笑∶「『真的』家伙比『假的』代替品是强得太多了,我们去年和表姐、Juliet四人曾共用一枝代替品┅┅我想有了这货真价实的宝贝,她也许会跟大姐和我一样┅┅参加我们的阵线┅┅」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