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高清视频

REBISS精灵异境

rebiss(精灵异境)


排版:zlyl
字数:55075字
txt包:(52.21kb)(52.21kb)
下载次数:31







「故事简介」

自认为是普通人的少女小早川,因为与精灵使者们的相逢,而使地球上人类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现在,以新宿为舞台,一场悲壮的精灵使者们之战即将展开序曲。

「人物介绍」

小早川奈乃羽:自认是个「普通」的中学生,虽然家境有点贫穷,并与双亲一起住在新宿,但某天却发现了一个「神社」,并与不可思议的少女相逢於是开始被卷入了一场精灵使者们的战争旋涡之中。

小早川五郎:奈乃羽的双亲。父亲又名「宇宙之隼」,是与母亲一同活跃在宇宙舞台的勇者,但此事却刻意隐瞒奈乃羽。

芽子:

「人类救济派」

与那霸美绪:与「炎」的精灵乌利交换契约的沖绳少女,为了剷除恶人,燃烧着拯救人类的使命感而来到了新宿。

乌利:日高真一:操纵「光」之精灵米夏的精灵使者。拥有比较常识的判断力,担任阻止较暴力同伴们的角色。

米夏:

「干涉否定派」

涉谷。g。桂一郎:是「大地」的中位精灵尤姬亚的同伴。有两个小孩有人和清梨,现在是由尤姬亚代母亲的角色。

尤姬亚:涉谷有人:涉谷的小孩,称尤姬亚为「尤姬亚妈妈」而且很喜爱她,好强的姊姊总是被内向的弟弟搞得乱成一团,姊姊较没有耐性。

涉谷清梨:

「文明放弃派」

高须和马:操纵「闇」之精灵刀眉的精灵使者,是奈乃羽学校的宣传委员,对任何事都不怎么关心,除了对自己有兴趣的事之外一概不理会。

刀眉:八角羽衣:奈乃羽的学姐,宣传委员,谣传说是她邀和马一起担任宣传委员,但详细情形不明,是一位谜样的少女。

「地球支配派」

岩波真琴:拥有与「恐佈」的中位精灵鲁希塔,订下契约的「地球支配派」
领导阶层的地位,为了阻止「融合之日」而集合同伴们展开活动。

鲁希塔诺:

「其他的精灵」

冰冻女王:上位精灵。上位精灵拥有强大的力量,通常不用原本的名字而以第二名称称呼,冰冻女王与涉谷等人取得连繫,并准备迎接「融合之日」的来临。
融蚀者:与「冰冻女王」同属上位精灵,是实行「融合之日」的精灵。
神社少女:在奈乃羽某日不小心找到的「神社」里居住的少女,关於其他的事情则仍充满着疑团。

「精灵使者为何?」

可以呼唤「精灵」,并与这超乎常理的存在交换契约,进而达到操纵目的的人们。普通的人是看不到精灵的,只有精灵使者可以感觉到精灵的存在,并彼此沟通意志。

为了要和精灵订下契约,必须要和精灵进行身体上的交合(也就是所谓的性行为)。另外,精灵使者在作战胜利时,可以侵犯对手使自己的力量增加。
精灵之中有「地」「水」「火」「风」「光」「闇」「心」的下位精灵与拥有更大力量的中位精灵,而上位精灵则因为拥有过强的力量,所以不能离开精灵界,只能等待由精灵界开启的「融合之日」。

***

你也能看得见吗?

否定了一般的常理,不可思议的人们。

他们实际上是存在着的。

以非常普通的姿态。

存在於各种地方。

●序幕

首先,是由银河角落所发生的事情开始…

***

「怎么会这样!就只差那么一步了!!」

男子咬牙切齿的说着。

在宽广的宇宙中疾驶而行的战舰,光是看那威风凛凛的外形姿态,任谁也不会相信这艘船正在逃亡之中。

「就只差一步,」月之秘宝「就会落在我的手上了!!」

可恶…

由男子的口边传来阵阵令人嫌恶的磨牙声。在能览视舰桥的萤幕上,只照映着一大片的星海。

而男子湛着恐怖光芒的眼瞳笔直的看着萤幕。

也许是因为整个战舰是使用全自动化来行进,所以在男子所在的舰桥旁,并没看到其他活着的生物。

「还没有…」

男子的年纪看来大约四十或五十左右…或是更多,这是以地球人的外观判断标准来看的样子。轮廓深邃而又立体,流露出令人恐惧的表情,让人一眼就能想像出他是个从不知道害怕为何的标准傲慢男子,而实际上就正是如此。

「还没有…火星上还有秘宝,胜负还尚未定局,那些傢伙应该不可能厉害到那种程度…」

男子不断的喃喃自语道。

他正在被追赶着。

就算是在太阳系,被追赶着的战舰仍屈指可数。

「没错,不可能会被追上的,为了阻挠那些傢伙我还配置了一个舰队在那里,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能突破攻防!不,说不定反而我那些舰队们已经将他们打得片甲不留了!」

先暂时不考虑逃亡的现状,男子开始往好的方面思考。

开始抱着希望观测四周,男子不觉稍稍舒缓了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
随着警报器的响声,萤幕的一部份开始被红色的液体沾染上。

「难道他们已经追上来了吗!?」

不可置信的言语之中充满着惊愕。

男子像是要否定眼前的事实一般,敲打着控制台,而在不断的慌乱之中红色的液体扩散的越广了,就在肉眼还没办法辨识的距离之时,萤幕上显示的是…
照映出了像是地球的车子般的超小型宇宙船,形似敞篷车般无屋顶的机械体上,坐着一对男女,男子罩着眼带并拥有锐利的目光,女子则拥有一头亮丽的长发。

因为身处於宇宙之中又驾驶着敞篷机械体,所以男子的身体被宇宙服包裹着,但那服装看起来太过老旧,并不适用於外宇宙的航行穿着用。

虽然如此,但男子身着宇宙服却还能行动自如。而更令人惊讶的是那位女子,长长的秀发完全任其飘散在宇宙之中,也就是她完全没穿着宇宙服。

就这样驾驶着小型宇宙船的神奇男女,在被追赶的男子眼中看来却一点也不觉得惊奇突兀!

「好傢伙…小早川队长!」宇宙之隼「!!」

男子发出了近乎绝望的声音,走着蹒跚的步伐,向营运战舰的人工智能发出
歇斯底里的命令——

「全炮门!射击那傢伙!动力全开射击!!」

应和着声音,二十八门的光子炮一致瞄准男女的方向,毫不犹豫的齐射三发巨炮,共计八十四束的能源醚光束海向前射出,像要将小型宇宙船烧燬殆尽似的朝向那一目标点射出。

要是平常的话,一定早就人机全毁,更何况是这种小型的宇宙船,受到战舰的齐射攻击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的。

但是,男子却专注的注视着萤幕,就好像早已知道结果一般。

不久…

萤幕上出现了小型舰艇毫发未伤的景象!

就如同预想一般的结果,男子带着充满绝望的神色口中不断的咒骂着。
「妈的!光凭这种程度果然还是无法消灭他们!可恶的傢伙们,要是没有他们的话…太阳系早就会是我独占霸权了!!」

在男子暗藏野心欲望的眼瞳里,照映出萤幕中小舰艇上男子站立的影像。
围巾在醚光束中飘扬着的男子,缓缓的从腰间拔出一把枪朝向萤幕…就像是瞄准了男子的心脏一般,锁住了目标。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

男子只能由口中不断的吐出一连串的咒骂声!他,追赶上来的男子…「宇宙之隼」的唇边缓缓的动作着。

男子仔细的确认着那个听不见声音的动作——

(真是不肯死心的人啊!大神官…)

确认至此,这是那位男子…被称做大神官的男子所做的最后思考。

下个瞬间,「宇宙之隼」所射的子弹已快速的冲向战舰…

——哔嘶!

突破了重重的装甲及铁壁,子弹正确的贯穿了站在舰桥上的男子眉间。
在一瞬间突然毙命的大神官,站姿仅维持了数秒…之后就立刻由膝盖开始崩溃倒地!

同时,子弹并击中了战舰里的重要机体部位,然后开始爆炸,舰桥也都开始一处处的爆炸,熊熊的火炎整个吞没了大神官的身体。

过了不久,爆炸由舰桥开始向整个船体扩散,在太阳系中首屈一指的战舰就此沈没在爆裂的火焰海里。

这就是在后来被称做「月之秘宝夺取未遂事件」发生的最后一幕。

***

「真是太感谢你了,小早川队长。不…」宇宙之隼「!」

水星女王正向「宇宙之隼」表达感谢之意。

传说已经活了千年的水星女王,却怎么看也不过三十岁左右。

这天,水星引起了极大的骚动。

背叛了水星王家的大神官,勾结军队盗取了「月之秘宝」——也就是这次发生的事件。对水星的人民们来说,可谓是攸关生死的重大事件。所以这两人不但是维持了整个太阳系的军事平衡,也解决了这被称做是改变整个宇宙命运的政变…

而将这件连火星王朝与金星帝国都懒得出手相助的事件解决的,竟只是一对男女,而且是未加入太阳系联盟的未开发星球─地球的男子。

「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守住了我应该保护的东西罢了!」

对於女王的感谢,地球人却报以丝毫不羞赦的回应,对於这么正直无礼的态度,水星女王也不以为意地露出沈稳的微笑。

「就算如此,也请让我们稍微表示一点谢意,因为就连这整个太阳系…要是与秘宝为敌的话将会非常危险的。」

「说的也是。」

「宇宙之隼」点了点头。

「只有这点是绝对要避免的,至少也得维持到地球加入太阳系联盟之日来临时为止。」

「我由衷期盼着地球能早日确立乙醚理论,并成为我等之一员。」

然后,水星女王的表情转而变得温柔起来,从开始一直是保持着「女王」般威严庄重的神情,现在看起来却像是泛着「女性」温柔的柔和表情。

「说起来,你们的女儿现在应该是几岁了呢?」

「明天…就要迎接十七岁的生日了。」

「宇宙之隼」不由得露出温柔的表情。

「你和…」

水星女王的视线移向站在「宇宙之隼」身旁的女性。就算在宇宙之中肌肤也一样水嫩光滑的长发美女。

「秘宝那边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女儿,那个孩子将会让我看见怎样的未来呢?
…「

「…谁知道呢?」

「宇宙之隼」摇了摇头。

「女儿什么也不知道,就连我在从事什么也是…」

说着,视线落在宽广的萤幕所照映出的影像上。

在大画面的一角,照映着他渺小的故乡,也就是女儿所生活的第三惑星。
「就这样一无所知也好,只要以一个普通地球人的身份活着就好…」

●几乎所有的人都还不知道



「呼啊啊」

伴随着大大的呵欠声,少女醒了过来。

时间是早上七点十四分,打开电视,如连续剧般的早晨就开始了。虽然起得比平常早但还是晚了一些些。

「咦是闹钟坏掉了吗?」

一面揉着眼睛,少女慢慢由棉被中爬了出来。

家中异常的安静。

「爸爸和妈妈已经出门了啊…」

少女的双亲经常不在家,一直到昨天为止的一个礼拜家中都是空荡荡的,今天也是一大早就出去工作了。

走到厨房,就看到餐桌上放着便利商店买的饭糰和罐装茶,看起来这就是今天的早餐了。

少女穿着睡衣就绑上围裙,在锅子里倒油并开了火,等锅子热了之后,将饭糰捏碎丢进锅子里。



由锅子里传来鲑鱼馅及烤饭的香味。内馅是梅子或是昆布都可以,用锅子炒过后再依个人喜好撒上盐、酱油或是胡椒,有时也可以放入茶和饭糰一起煮一下即可。

只要花上一点时间,就能做出与平常味道不同的美味饭糰.

只是,材料如果掺有美乃滋或是椰子的话就得另外下一番工夫研究研究了…
把炒好的饭盛进盘里,再配上味噌汤,早餐就完成了。也许有人会嫌这样太过简略,但经过这样所调理出来的东西,它的味道也不输给家庭式料理了!
电视上是一个叫做宫城的播报员正在报导着鱼糕工场的新闻,看起来今天是播放地方名产的特集介绍。

就这样磨蹭不觉已经七点五十分了,少女洗好碗盘,穿好制服往玄关走去。
***

在新宿下町的早晨。

街上的上班族与学生越来越多了,少女很有精神的赶着路。

少女的名字是小早川奈乃羽,在新宿的学校唸书的高中一年级学生。

奈乃羽家中的生活水准可说是属於低下。

因为祖父欠了许多钱就去世了,所以双亲必须不断努力工作…听说是如此,所以在尚未将欠债还清之前,就必须住在2dk的老旧公寓里。

但是因为还过得不算「太清寒」,所以奈乃羽并不怎么在意,跟这些比起来,与双亲不能常在一起的寂寞生活还更胜於此。

「呱…呱啊啊啊…」

乌鸦正在掠夺垃圾场里的垃圾。

散佈在垃圾场附近的乌鸦是附近邻居最感恐惧的存在,但对奈乃羽而言却是一种激励。

不论是人类还是乌鸦,都不愿意被饿死,虽然把垃圾弄乱一地的确很令人生气,但一想到这些拚了命也要生存下去的乌鸦,就怎么也恨不起来了。

一面在心中为乌鸦们加油,奈乃羽一面继续的朝着学校的路上前进。

大都市─新宿。

原来应有的自然环境几乎都被层层的混凝土包裹住的街上。

这些混凝土以东京都厅为首傲视各高楼建筑插天而立,连地面下数十公尺也都成为人类的领域。

爱护自然的人们更认为这条街是违反禁忌的象徵。

也有人说着「这是一条没有心的街道」!

…的确,要是只看单方面的话的确是如此。

对於在自然的环境中成长却又不得不上东京谋生的游子来说,这条街的感觉也许真的是过於冷酷,也或许这条街给了他们一种无机物质的冷淡印象。

但是,这并不是一条没有心的街道。

在这里出生成长的人类就确实能看见这条街道的心,要是有人说他看不见的话,那他一定是不知道要怎么样去看吧!

就算是混凝土丛林,就算是科学至上的都市,奈乃羽都真心喜欢自己生活的这条街道…

***

「嗯?」

奈乃羽的脚步停了下来。

和往常一样的走在通往学校的绿荫步道——

正式的名称是「玉川上水旧水路绿道」,与首都高速公路平行的一条道路,沿途充满着绿意,全长三公里,又名为「细长公园」,这条路对奈乃羽而言就像自家的后院一样熟悉。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令奈乃羽感到好奇的是一个小小的神社,里面像是祭拜着道祖神之类的小神社,竖立在散步道的小角落里。

「看起来蛮老旧的耶!」

那座神社的建筑架构,现在看起来也是一副快要崩坍散落的样子,可以确定这不是最近才建的东西。

虽然奈乃羽从小就在这条散步道上游玩,也从来没注意到有这个东西的存在。
奈乃羽感到不可思议的一直注视着那个神社…

「看得到吗?」

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咦?」

一回头,一个与她年纪相当的少女就站在那里。

穿着不知在哪里买的奇怪服装,绑着散乱的马尾,站在逆光的位置,看不清脸长得什么样子。

「看得到吗?」

少女又再问了一次。

「看得到…是指什么?」

「那个。」

对着惊讶的奈乃羽,少女指向了神社。

「是,我看得到…」

奈乃羽莫名其妙的回答着,对於这个回答,少女发出了相当困惑的声音。
「是吗,你看得到那个图案吗…唔…嗯。」

「咦?」

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虽然很辛苦,你好好加油吧!」

少女这么说着就走掉了。

奈乃羽仍然一副不知所云的呆看着远去的少女。



奈乃羽和不可思议的少女分开之后,几乎是同一时刻,在人声顶沸的东京车站拥挤的月台一角…

「这里就是东京吗?」

一位青年感慨万千的喃喃自语道。

「果然是很多人呢!」

「有这么多的人,难道都不会厌烦吗?这里的同伴们…」

跟随着青年的其他几个人,一面环顾着四周一面各自若有所思的说着。
这一行人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都会人…但也没有一点乡间的气息,却给人一种很独特的感觉。

「不要随便东张西望的,丢不丢脸啊!」

因为同伴们一副「乡下土包子」的态度而感到丢脸,在这团体中的少女对着向四周张望的同伴们大声叱责着。

「就算美绪你这么说…」

「我们从来都没由沖绳出来过,所以还是很稀奇啊!」

同伴们忙着辩解道。

由沖绳…

的确,对沖绳的人们来说,东京车站的通勤拥挤情况是非常稀有的景象,对於这种景象司空见惯的日本人,大概是只有住在横滨、大阪、名古屋等大都市的人们吧!

但是,这个被称做美绪的少女对於同伴们的辩解全都充耳不闻。

「给我住口,你们别忘了我们是来这里干嘛的!」

严厉的口吻,让其他的同伴们一时露出尴尬的神色。

「…说的也是…」

「我们是为了制造战争而来的。」

虽然说是沖绳出身的,但他们说的话与东京人毫无二致,虽是沖绳县的人民,但年轻一代都受到电视的影响,每个人都可以操着一口流利的东京标准腔。
「知道就好!」

美绪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下来,在月台的一角俐落的指示着同伴们走出去。
「良治和由香去上野,信一和幸介就留在东京,正树去池袋,良子去品川,然后…」

在这里吸了一口气,绷紧了脸上的表情。

「我往新宿去!」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了解吗?总之要是我们不做的话,人类就没有明天了!最近,」否定派「
的傢伙们常常从中做梗,如果遭到阻碍的话…「

一位体格健壮的男子接了美绪的话尾。

「我了解了!如果那些傢伙们敢从中阻挠的话,我一定彻底将他们击溃!」
美绪听到这些话,露出了骄傲的笑容举起了手。

「那么就此解散!祝你们一切顺利!」

同伴们随着号令一哄而散。

「那就再见了!」

「美绪也要小心点哦!」

「新宿是最激战的地区呢!」

「我知道了!」

目送着同伴们的背影,美绪由口袋取出一张纸。

「接着,我也要向新宿前进了,我的协力者是…」光「的日高真一吗?」
纸上有着集合地点、日期及时间,还贴了一张名为「日高」的男子相片。美绪将内容仔细的记在脑海之后,再次将纸折叠起来放回口袋里。

然后…

…美绪一步也走不出去。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美绪一动也不动。

她迷失了方向。

「要去新宿的话,要坐哪一班电车啊?…」

比起破旧的学校,宽广的东京车站对於刚上京的少女而言,可谓是最棘手的大敌了…



过了半天,学校终於放学了。

「什么嘛!这附近哪有什么神社嘛!」

「咦?奇怪了?今天早上真的在这里嘛!」

奈乃羽困惑的说着。

昨天在上学途中发现一个老旧的神社,身为学校宣传委员的奈乃羽,以要做神社的报导为名,带着同是宣传委员身份的学生们去神社取材。

「明明说有的…结果又找不到,奈乃羽,连大学部的学长们也都来了耶!」
在身旁同班的宣传委员也发出了困窘的声音。这个学校规模非常的大,包含了国小、国中、高中、大学等部合而为一的私立伏石学园,规定由国中部以上的学生都有参加委员会的义务。

加入宣传委员的奈乃羽则是为了这次在学校播放的「不为人知的本地名物」
企划,而在今天早上提议要去发现到的神社取材,而且提议也被採纳了,但是…

等大家一来到了现场,却连神社的影子都没看到。

「奇怪了…」

开始冒冷汗了。

奈乃羽是在去年才刚升上高中,在今年三月即将成为二年级,但现在仍是一年级学生,也就是整个委员会的下层基本社员,等於是地位很低的社员。

而这个地位低等的社员,竟然因为一时搞错而将大学部最伟大最崇高的学长们都拉来了,无疑是重罪一条。

要是在江户时代一定是会被拖去游街,然后再斩首示众。

在场的人们投射而来的视线令人刺痛难忍。

「对…对不起!!」

突然,奈乃羽当场就趴了下来!

——也就是下跪。现在这个时代竟然还有人真的下跪了!但奈乃羽也顾不得这么多,就像是在水户黄门面前下跪的犯人般一面发抖着,一面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阵海扁!

但是,所幸这一天的负责人是以温柔敦厚着称的八角羽衣学姊,她扶起跪着的奈乃羽,并温柔的安慰着她。

「只要是人谁都会犯错的,这次就让吉原班的人来做吧!」

「对、对不起——」

将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搞得乱七八糟的奈乃羽,只能任由眼泪汨汨的流下。
***

大都市其实并不像人们所不齿的一样是那么危险的地方!

因为有许多人在这里定居,当然也包括了小孩,如果真是那么危险的地方,就不可能连学校也建在那里了。

所以,大都市并不是那么不可接近的地方。

…不过,也不能因此就断言都市是绝对的安全!

只有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会有黑暗的阴影存在,尤其是在广大人口居住的都市里,其阴影的范围当然就更大了。

但是只要不去接近阴影的部分,都市对於人们来说是不会有什么大影响的,只是能一成不变的映照出每日过着平庸生活的人们的影子罢了。

当然了,只要是住在都市中的人们,无论是有意识或是无意识的,都不会接近这些阴影而平凡的生存下去。

简单来说,就是以「不要接近可疑的场所」、「随时保持警觉心」做为在都市中能安稳生活的原则。看到可疑的巷子不要随便进入、要是不在睡前将门窗锁紧的话,很可能会造成种种悲剧等等。

还有更多更多,在都市中为了生存而不得不遵守的种种事项…

更遑论这里是首屈一指的大都市─新宿。

现在不是拖拖拉拉的时候了!

八角学姊所说的「交给别班负责」的另一个播放委员小组─吉原班。

这个小组因为对取材过於热心,而将那些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不能深入探讨的阴影部份也一并捕捉到了…

***

「看到了吗?」

一群男人正要捕捉被逃掉的吉原班组员们。

吉原班是由高中部的三个人所组成的,三年级的班长吉原与学妹两人所组成的三人少女小组。

最近,在学校附近可疑的场所有几个鬼鬼崇崇的人,所以悄悄的进行取材的行动。

结果,发现他们正在违法进行兴奋剂的交易行动,并不是什么流氓帮派在活动,而是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自己做出的麻药走私管道。

这当然是极机密的行为。

要是这件事被揭发出来的话,绝对会成为警察以及帮派追捕的对象。尤其是帮派,要是被知道有人敢在他们的地盘上擅自做交易的话,可能连命都不保了。
这件事情会发展出严重的后果。

正因如此,这几个人非常注意四周所发生的一切,而吉原班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卷入其中。

——这就是不经意踏进社会黑暗面而导致严重后果最好的示范实例!

「不要!放开…」

将大叫的吉原嘴巴塞住,男人们将那些女孩放进货车的后面。

「啧…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将她们带回总部去!」

一个像是带头的男人用手指着吉原班的三个人说着。

无论奈乃羽在学校怎么等着吉原等人,但她们终究还是没有回来…



翌日。

由新宿车站步行约二十分钟左右的租赁公寓,位於一处闲静的住宅街上,其中有一间挂着「与那霸美绪」的崭新名牌。

房内堆积着各种纸箱,一眼就知道是刚搬来还没整理好的样子。

在散乱的房间一角放着一张床。

床上有两位少女拥抱在一起。

应该是刚刚做完了什么事吧!少女的身体上佈满着汗水。

其中的一位少女,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与那霸美绪。而另一个人则是拥有一头燃烧般火红发色的少女。

一面缓缓的玩弄着那位少女膨胀柔软的胸部,美绪一面回想起昨天的「成果」。
「昨天狩猎到的有八个人…算了!也才刚到而已,效率还算不差了啦!」
美绪喃喃的说着。听了这些话,红发的少女也一面将唇吻向美绪的颈部一面慢慢的点点头。

「我觉得这样会来不及哦!美绪。」

「说的也是。」

忧郁的点了点头。

「…为了迎接即将来临的」融合之日「,一定要将东京的」恶「减至最少才行!」

这就是美绪等人的使命。

为了这个原因,美绪与现在拥抱着的少女─乌利订下了「契约」。

她与住在「另一个世界」的少女…

她就是俗称的「精灵」。

***

美绪初次知道精灵的存在是二年前的事了…目击了在沖绳天空中漂浮着的乌利就是一切的起因。

也许是因为波长正好符合,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彼此的灵魂是紧繫在一起的。
乌利从那之后就常常在美绪面前现身。

刚开始美绪非常的害怕乌利,只要一看到她就会大叫「幽灵啊!」而逃走,但是…

不久之后,渐渐对常常出现的乌利感到兴趣,反而主动的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直到能与乌利对话,也是之后的事了。很可能是因为与她有过几次的接触,而使美绪拥有的遗传能力渐渐的苏醒过来。

美绪变得能与乌利聊各种事情了。

反正其他的人是看不见乌利的身影,所以每一个人看到美绪与乌利在对话的情况时,都会以为美绪是对着天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自言自语的话。

因为这个原因,而常受到附近的邻居的「关心」。

在与乌利的对话当中,美绪听到了许多出人意料的事实。

她原本居住的世界与美绪她们所居住的世界,在最近将会有所「接触」了!
当这两个世界接触的同时,在这里的世界将会引发极剧烈的变化…说这些话的乌利似乎是由「上」听来的。

所谓的「上」就是指位阶高於乌利的上位精灵(也就是说乌利属於下位)而拥有极大力量的人。详细情形乌利也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确定这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以漠视的重大事件。

为什么这个「剧烈的变化」会对人类而言是有点…不、是非常不好的消息呢?
听过之后,的确会让人坐立难安。

因此美绪与乌利商量对策。

乌利则是以不关己事的态度回应,但是却说:「如果想要力量的话,可以依照」契约「而将自己的力量借给你。」

美绪与乌利最初会在这个世界相逢全是因为某种「缘」的关系,而精灵最重视的就是「缘」。

趁势问了如何订立契约的方法,美绪不禁脸红了起来。

那就是…也就是现在美绪与乌利所做的行为了。

说些话的时候,乌利也稍稍的脸红了。

通常来说,与人类的女性有「缘」的应该是男性的精灵,而男性则会与女性的精灵相逢。

就这样…在内心的抗拒与想嚐试一下的心情之下,美绪与乌利订下了「契约」。
因为彼此都是第一次,所以算是有点笨拙的完成了「契约」…

在那之后,美绪便能看得见与其他人订下契约的精灵,所以也增加了不少有相同抱负的「同志」。

精灵基本上可以分为地、水、火、风、光、闇、心等七个种族,而各个种族则拥有与名称相称的外貌与性格。

而当然在各个精灵之间也有个别差异。

乌利在被称做「个性非常激烈」的火之精灵之中算是个性比较温和平静的,而在头发上也有独特的波纹模样。

乌利说着:「我们以及和」光「之精灵有」缘「的人类,大部分都与美绪想法相同,但是别的精灵与和其有」缘「的人也许就会是你的敌人。」

所以…就这样,美绪寻找了许多「同志」,到达了「接触点」的地方。
因为增加了许多同志,也就由各个精灵那里得到了许多的情报。

将那些情报整合起来也就得到了将「邪恶」「肃正」起来的关键字句,而邪恶与肃正到底是什么?有何关联?并没有一个具体的线索…但是无论何种精灵的构造都很接近精神体,所以在与人类接触时会影响到人类的精神层面,由此可以推论出结果。

所得到的结论,就是在接触点附近人类的精神状态如果是平和的话就会持续平和下去,但要是精神状态邪恶的话,就会将那种邪恶状态影响到其他人,到最后很可能会影响到所有的人类…

美绪等人因此感到危机。

所以说…如果居住在接触面的人类平均起来都有「邪恶」倾向的话,那么可能会对这个星球─地球上居住的所有人类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与人类订下契约的精灵们都是属於下阶的,所以情报都不太完全,但是将精灵们所说的情报整合在一起的话,就是——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只要邪恶一天不消失,人类就没有未来!」
这就是结论。

虽然不太能确定,但是既然听到了这些也没有撒手不管的道理。

就这样,她们为了狩猎想像中的邪恶…也就是俗称的「坏人」,而抵达了「融合地点」新宿。

两个世界接触的「融合之日」到底什么时候来临谁也不知道,但是,该做的事还是得做才行。

「…明天最少也要狩猎二十个人才行!」

美绪抱着坚定的意志睡着了。



接着,在隔天放学之后…

「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散步道上四处张望的奈乃羽,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一回头,看见是一位穿着大学部制服的男生。

那张脸在委员会上绝对有看过。

「啊…那个,你是大学部的…」

「…二年级的高须和马。」

「啊,是!对不起!高须学长,一时想不起你的名字。」

奈乃羽立刻低下头,不知为何宣传委员也感染了体育会系的习俗,在学年中的上下关系非常的严格。大学部二年级的学长们,对高中部一年级的来说简直就是像神一般的存在。

「对了,那个,我并没有在做什么特别的事,还麻烦高须学长您特地来到此地…那个…那个…」

「用普通的话说就好了。」

对於勉强使用敬语说话的奈乃羽,和马不由得阻止了她。

「是的,那个…我前天在这里看到一个从来没看到过的神社,但是昨天来看的时候却不见了…但是我认为我没看错,所以,那个…」

「所以你就花了八十四分钟一直在这里晃来晃去吗?」

「是的,我花了八十四分钟在这里…咦?」

一直不断点着头的奈乃羽表情突然僵硬起来。

八十四分钟,也就是说一小时二十四分钟。

「八十四分钟…那个…」

「因为我很闲,所以算了一下。」

「八十四分钟吗?」

也可以说是五千零四十秒。

「对,在那边的椅子上看鸟时,突然看到你一脸认真的样子,所以就不观察鸟类而开始观察你了。」

和马以淡淡的语气说着。

(这、这么说起来,我好像曾从会子她们那里听到关於「在大学部有个非常奇怪的学长」的谣言…)

突然想起在委员会里听到的谣言,说实话,那些都是些不大好的谣言。
「嗯…你的表情很丰富,对了…是属於」心「之精灵喜爱的类型。」

说着和马轻笑了起来。

「啊…」

这种情况让奈乃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困惑着。

「怎样?你也这么觉得吧?」

和马朝向天空说着。

「咦?」

现在,和马的视线前面…

擦了擦眼睛。

「怎么了?」

「不,现在,空中有个女人…」

这些话让和马的眼神稍微亮了起来。

「你也看得见吗?」

「咦?看得见什么…」

奈乃羽反问。

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中断了。

「喂,奈乃羽,不得了不得了了!」

「咦?会子?」

喘着气跑过来的是隔壁班的宣传委员。

「不得了不得了!昨天没有回来的学姊们,听说被人带走了!好像当场有目击者。」

「咦?」

奈乃羽吓了一跳。

虽然知道吉原班的人还没有回来,但难道是被诱拐…

「而且宣传部有紧急命令!各自去寻找关於吉原班的线索,但是禁止太过深入的追查!!」

「了、了解!」

二个少女行过像军队般的礼仪,就立刻低下头向高须说声「失礼了!」之后,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跑去。

高须一直盯着跑走的背影…

「这种年纪就能看得到你,那个孩子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高须向浮在天空中的少女说道。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