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高清视频

俏虎戏狼全

俏虎戏狼


字数:57790
txt包:(64.35kb)(64.35kb)
下载次数:18






上古时期──鸟语花香,霞光流转,各类飞禽走兽及花草植物皆幸福地生活在茂林丛野或者是海湖沼泽之间。

其中有一部分生物脱离了原有的生存形态,天生拥有操控及守护自然界的力量。

当然,依照每个个体的不同,其中还是有着良劣之别、善恶之分。

而流传在民间那些精怪作乱的乡野奇谈,或是花精兽怪得道成仙的美传,其实指的就是他们这类特殊的族裔。

他们生活在净土之上,浮云界的边缘……

第一章

「看看我捉到什么了?」

俯看着树丛下方所设下的陷阱因住一团毛绒绒的花色物体,戟连天吹了声口哨,喃喃自语道。

他自言自语的声音虽然不大,但那声轻亮的口哨却还是将察看其它陷阱的同伴们引了过来。

只见三个体型壮硕高大,但却还略逊说话男子一筹的黑狼族及紫狼族勇士,分别从三个方向朝他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背着箭筒、裸着双臂的短发男子,还没走到站在胡莲荆下的同伴身后,就捺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连天,陷阱里有什么?」

待三个男人全走到戟连天身后,只见被称为「连天」的男人正蹲跪在陷阱前,伸长了手臂弯身在洞里掏着。

于是几个男人也跟着围在旁边,等着看他从里面掏出什么东西来。

「小家伙,乖一点……」

戟连天的眉毛桃了下,却没收回被咬了一口的手。

他用拇指顶开咬上他食指的小小兽嘴,顺着牠温暖软绵的毛皮向后抚,没两下就摸到缠住毛绒后腿的绳索。

他的俊脸上漾出一抹笑,霍地直起身子,将手上从洞里抓出来的东西高高举起。「你们瞧!这是什么?」

倒吊在半空中蠕动挣扎的花色毛绒物体,后腿被绳索捆住,正囓牙咧嘴地亮出细小尖锐的利齿,嘶嘶作声地做着自以为是的威吓。

方才开口询问戟连天的紫狼族教者──安达,看见戟连天手中提着的小东西便朗声大笑。「哈哈!」

他伸出手指逗弄倒吊在空中、一点都不具威胁的小老虎。「这小东西是从哪来的?咱们福临悠境从来没见过老虎,哈哈!这么个小不点,她应该还没断奶吧?」
小老虎覆满白色细软绒毛的胸腹露了出来,下腹的性征明显可见,她的性别自然也不会让人错认,是只可爱的小母老虎。

虽然圆滚滚的四肢及毛发蓬松可爱的小脸和身躯,让她看起来跟只可爱无害的小猫没什么两样,但她身上明显的黑黄条纹、细小却比小猫来得尖锐的利齿,却都是明确属于虎儿的标示。

只是,她看起来跟普遍所见的老虎还是有着些微的不同。

她虽然有着老虎所特有的深橘褐色毛皮、花白及浓黑组成的花纹,但是花纹中却掺杂了普通老虎身上不曾见过的银白和赭红色,颈项间还有玉虎族才拥有的放射状颈纹。

难道这只有放射状颈纹的可爱虎儿会是玉虎?

这个问题一时间同时闪过四个男人的脑海,但除了戟连天之外,其它的三人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怀疑,因为他们从没见过玉虎族里有任何一个人拥有这种颜色的毛皮。

而被高吊在半空中的小老虎哪能由人肆意逗弄?当安达逗弄得正高兴的时候,小老虎倒吊着的身躯忽然一缩,前掌快速地伸出扫向安达的手,锐利的爪子瞬间在安达的手背上留下渗着血丝的爪痕。

「哎呀!」没料到会被攻击,安达一吃痛,下意识地手臂一扬就要朝攻击他的小老虎挥去。

一看不对,戟连天手臂一扬,动作迅速地将握在手中的绳索一提一收,让小老虎躲开了安达致命的一击。「嘿!她是我捉到的,你可别伤到她!」

接着,又朝挥手落空的安达说道:「你既然有工夫逗她玩,还不如仔细看看咱们四周有没有大虎的踪影,虽然老虎喜欢单独行动,但就像你所说的,她看起来像是还没断奶,按理说至少该有母虎在身边才对,更何况你没看到吗?她有玉虎族的颈纹。」

「我又不是存心想伤她,这是反射性的动作嘛!小家伙脾气可不好呢!」挥手落空的安达收回手,伸舌舔了舔手背上刺痛的血痕。

他并没有因为戟连天袒护小老虎的动作及言语感到不高兴,因为他的动作纯粹只是出自于受到攻击的自然反应,完全没有想要杀害小老虎的意图。

他一边舔着伤口一边说:「玉虎族?我是也有想过她是玉虎,可看她的模样……不太像呀!」

将渗出的血液舔净后,安达睨了眼还不安分、正在挣扎的小虎,开始警戒起来,与另两个同伴注意起周遭的动静。

转过身子背对着他们,用凌眸搜索深幽茂密的树林,同样身为教者但属黑狼族的盘子刚也小声地附和。

「我也觉得不像,玉虎族的族人全部拥有毫无杂色的雪白色毛皮,但她却像是掉进染缸里翻滚过似地五颜六色,比较像一般老虎;虽然颈纹是玉虎族的特征,但普通老虎也有可能刚好长了相像的……多霖,你觉得呢?」

被盘子刚点到名的紫狼族族长之子多霖,也侧头瞥了眼已经被戟连天抱在胸前、被制住利爪的小老虎。「如果她是玉虎,那么她该在第一时间就表明她的身分,不是吗?」

很简单的话,但却说出了重点。

只要是属于浮云界的族群,不论年龄大小或者能力高低,一律都天生人形和原形,但很多族人却打从出生起就没用过原形示人。

如果她是浮云界的同类,那么她不该在他们面前仍然维持兽形;就算她偏爱维持兽形,她也该说话一下表明她的身分吧!

多霖的言下之意就是说,他同样也不觉得这只可爱的小家伙会是玉虎族的同类。

左边一句,右边一句,同伴们所持的意见很有默契地一径相同,这让戟连天不得不拋去对她颈纹的怀疑。

他将手中的小家伙翻过来、转过去,在她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后,确实没感觉到任何玉虎族的气息。

戟连天这才不得不同意他人的意见。「也对,就算是误闯咱们福临悠境,要真是玉虎,他们的确应该会表明身分……」

「附近看起来不像有大虎出现过的迹象。」多霖仔细观察过草地及林间的地面,因为没有任何发现,所以下了结论。

「这小东西总该不会平空出现吧?」安达没学到乖,不安分的手又随着开口说话朝着小老虎伸过去。

当他看到小老虎咧嘴露出的利牙,转而又作罢将手收回自己身侧,刚被抓伤的手背还隐隐刺痛着呢!

虽然小老虎无法真的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他总没必要硬在自己身上搞些小伤口吧?

他可是紫狼族教者,没因为保护家围受伤,却为了这只小虎儿流血,也未免太不值了!

所以安达这才没再去逗弄戟连天怀里的小老虎。

确定周身不会有任何隐藏的威胁,盘子刚及多霖也跟着安达走回戟连天身前,一起用好奇的眼神打量他手中虎眸莹莹、充满野性的小老虎,点头表示同意安达的问话。「是呀!没有道理只有一只小老虎出现。」

于是戟连天抬眼环顾四周,审视过每一处后,最后将眼神放在最东边一棵高耸入云霄、树上结满美人果的仙茄树。「也许,她是从结界外不小心闯进来的迷路小娃儿……」

他们所处的这片浓密森林位居福临悠境的最东边,全福临悠境中只有这片森林是与凡界相连,只要跨过那棵仙茄树,就是属于人间界的土地。

为了不让凡人误闯福临悠境,这棵老仙茄树上被狼王、长老及圣殿守护圣女及从祭圣女们施法设下了无形的结界,用以区隔不同的世界。

但这个结界限制的,并不包括生活在浮云界的族裔以及两边的原种生物。
只要是属于他们这类族群的人民,全都能够轻易自由地来回穿梭,但另一方的凡人却会被无形的力量牵引开来,也无法看见属于福临悠境的一草一木。
所以这只小老虎根本就是从凡界溜进来的吧?虽然这附近从未见过老虎的踪影,但也不代表永远不会出现呀!

戟连天看了看对面一览无遗的林地,以锐利的狼眸仔细察看其间的动静,然后低头看着挣扎得累了、现在已经在他臂弯中瞇起可爱虎眸的小老虎。「看来妳真是落单了……」

看见在他眼前张大了小嘴打了个呵欠,然后将小脸在他臂上蹭了蹭,窝了个舒服姿势,渐渐沉入睡眠中的小家伙,戟连天脸上扬起了轻笑。「那妳就跟我回去吧!」

闻言,其它三个大男人皆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戟连天。

虽然戟连天待人一向和气有礼,不论男女老少一向周全以待,但就算如此,他们从没见他对姑娘家轻声细语、温柔以待;可现在他竟然对着一只小老虎流露出这样的柔情,怎么不让其它三人看了大为震惊?

「你要把她带回去?」安达忍不住大声怪叫。

「这么大声做什么?我们这几个人里面谁的耳朵聋了?需要你这样大声说话?」戟连天没好脸色地瞪了在他耳边大呼的安达。

然后又斜睨一眼盘子刚等人脸上明显的惊讶,「这样看我干什么?我脸上长花了?」

接着不理会他们的反应,戟连天用空着的手捡起放在脚边装满猎物的皮囊,率先朝来时路走去。

被拋在身后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各自拾起脚下的皮囊甩上肩头后,快步跟上戟连天的步伐。

「你带她回去要干嘛?」这句话还是粗线条的安达问的。

快步赶上戟连天身侧,看着他宝贝小老虎的样子,安达用不可思议的口吻说:「看你的样子不像要将她下锅的样子,难不成你要把她当小猫来养吗?」

他们灵狼族是也会养些小猫、小蛇、小貂、小鹦鹉之类的宠物啦!但那向来都是娘们儿及小娃儿喜欢的小玩意,什么时候开始连男人也流行养宠物了?他怎么不知道?

安达用手搔了搔后脑,心里对戟连天的行为感到不解。

戟连天被问烦了,「咱们灵狼圣殿有不许养老虎的戒条吗?不过是带只小老虎回去,能有什么大不了的?安达,你真像娘们,不!你比娘们还啰唆!」
说完后,戟连天化为一道银色旋风,扬起了安达等人的头发及衣角后,便消失在他们眼前,朝着部落所在远扬而去。

「多话!」盘子刚走到安达面前,丢给他冷冷的一句后,紧接着也在他面前化为轻风消失了。

「叨念!」顽皮的多霖学着盘子刚的动作,也故意走到安达面前嘲笑地看他一眼,跟在盘子刚身后不见了。

安达看着乘着他们刮起的风缓缓飘浮在空中的佛手叶良久,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同伴消遣了。

比他地位高的戟连天还有与他同等的盘子刚嘲笑他也就罢了,但多霖?那个年纪比他还小、跟在他身后习艺的小子,有什么资格胆敢笑他?

不多久后,寂静的密林间传出了一声怪叫。

在惊起栖鸟及走兽的同时,一阵疾风呼啸而过,在树林上端扬起一阵枝叶晃动……

轻脆的活泼女声用装出的童音向身前眨巴着大眼的小娃儿说道。

戟连天还没现身进门,在厅里逗着小侄儿、小侄女玩的小幺,就已经感应到了空气中的浮动。

她笑着摇动手中逗娃娃的银铃串儿,逗着坐在娃娃篮内,咧着小嘴、流着口水,可爱漂亮到不行的两个小娃娃。

穿著一身红衣,样貌俏丽的小幺是戟连天的小妹,因为是戟家排行最小的一个,所以自家人打小就叫她小幺,久而久之,所有的族人也都跟着这样称呼她。
「唔……啊……啊……」

还没长牙的男女娃娃像似听懂了小姑姑的话,亦或是天生的感应发挥作用,呀呀作声地用小胖手一同指向门外。

「对,叔叔回来了,小崇和茉茉感觉到了喔?」

小幺拿起手绢替自家大哥的一双龙凤儿女擦去小嘴边的口水,知道他们确实察觉了空气中的气流变化。

他们毕竟是灵狼族现任狼王的嫡亲子女,想当然耳,天生的能力自然是更敏锐啰!

她刚擦完侄女茉茉的嘴角,一阵带着强劲力道的旋风就从门外朝里刮了进来。
当那银色旋风散到娃娃篮边时,小幺身侧就出现了戟连天高壮的身躯。
她刚要抬头,耳中就听到一声,「小幺,接着!」

戟连天一站定身子,也不管小幺能不能拿得住那只大皮囊,就将手中拎着的沉重皮堨朝她一扔,接着就弯身去逗弄讨人喜欢的小娃娃了。

而小幺一听到戟连天的吆喝,就丢开逗弄娃儿的银铃串,反射性地伸出双手要接,却万万没想到二哥丢给她的竟是如此沉重的皮囊。「哎哟!好重呀!」
本来跪在娃娃篮前的小幺根本还来不及起身,就被戟连天丢给她的重物给压得朝后跌坐在地上了。

这儿小幺正挣扎着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皮囊,那儿戟连天正将臂弯中引起娃娃们注意的小老虎,轻轻抱上前让小娃娃们看仔细。

「臭二哥!这皮囊很重耶!我哪拿得动呀?你还不来帮我……」在地上挣扎的小幺大声嚷嚷着。

正当她毫无形象地打算大声骂出来时,忽然间,沉沉压在她身上的重物忽然消失了。

松了口气的小幺抬眼一看,原来是随后进来的盘子刚顺手将压在她身上的皮囊拿起来了,而跟在盘子刚身后的多霖则大发善心地伸手扶了她一把。

小幺一边拍着沾上灰尘的裙子,口里一边朝戟连天嚷嚷,「臭二哥!你太过分了,再怎么样我也是个女孩子,你就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把那样重的东西朝我身上扔……哎哟!」

才借着多霖之力站起身来,还没能站稳脚的小幺忽然又惊呼了声,险险地踉跄了下,差点没再跌个狗吃屎。「多霖,你做什么突然放手?你……」

自行平衡过来的小幺还没骂完,厅里就响起多霖杀猪似的哀叫及安达怒气冲冲的吼叫。

原来是紧跟着戟连天等人身后进门的安达,不敢拿能力比他高的戟连天开刀,也不想跟与他势均力敌的盘子刚开打,于是只能拿年纪最小、功夫最差的多霖出气。

只见安达一上前来,就用手臂紧紧勒住多霖的脖子,将他从小幺身旁拖开,横眉竖目地咒骂着,「臭小子,连你也敢笑我?敢说我叨念?你这小子活腻了是不是?一天没教训你,你就忘了谁是老大了?臭小子!」

「多霖不敢……不敢了……安老大你快放手,快放手呀!」

多霖状似痛苦地拚命用两只手抓着紧勒在脖上的手臂,口里不住求饶。
一个爱胡闹、一个喜耍宝,两人凑在一起,天生就是制造笑料的一对活宝。
于是两个大男人就像孩子似地从娃娃篮前打到了桌案旁,扭成麻花似地从桌案前滚过戟连天的脚下,移到放满点心的小几旁。

盘子刚早就将装着猎物的皮囊放好了,凉凉地闪到一边,舒服地坐在宽大的椅子上。

他替自己倒了杯温热的甜露菊茶,捻着陶盘中精致的芝麻小卷吃,以万分闲适的姿态看着在眼前上演的闹剧。

而本来嘴里骂着自己二哥的小幺,也因为安达及多霖的胡闹,被扰得一时忘掉方才戟连天的捉弄。

她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无趣的打斗后,才又被侄儿女们高兴的嘻叫声引开了注意,再加上不时从戟连天手臂中瞥见毛绒物体,也着实让她好奇了起来。

于是她挨到戟连天身侧,偏着头看着他胸前的花色毛绒。「哇,好可爱喔!」
接着,她伸出的纤纤玉手顿时就这么僵在半空中,语气中的兴味及有趣忽然消退了。

「二哥,你打哪儿弄来的小老虎?是要给娃儿们玩,还是要给咱们今晚加菜的?」她吃味地看着自己始终摸不到的可爱小虎,气呼呼地故意问道。

闻言,戟连天侧脸没好气地瞪了小幺一眼,「奇怪了,我看妳是爹娘因为没有女儿所以抱回来的吧?搞不好妳跟安达才是同一个娘胎出来的,不然怎么讲出口的话都一模一样!」

他一面抓住退了睡意惺忪后,滑动着四肢想要摆脱箝制的小老虎,一面拨出神来用不满的神情看着小幺,「怎么,她是碍着妳的眼,还是咱们少给妳吃的了?做什么非得吃了小家伙不可?」

「谁教你一副把牠当宝贝护着的样子,让人看了碍眼!」小幺一点都不迟疑地马上回话。

随着她手臂越伸越长,却还是无法碰触到那只小老虎时,心里的不悦更是渐渐表现出来了。

虽然她这个二哥比起正经到最高段的大哥来得平易近人,也更为风趣幽默,但倒也从没见他对小动物有这样疼爱的表现……

「我哪有把她当宝贝?」戟连天完全没发觉自己对小老虎异于平常的看重,还反驳着妹妹。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